周顯《土地規劃錯誤,豈止旺角行人專用區?》

我並不打算全面地去分析取消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皆因很多論點已經被很多人講過,沒有必要去重複。在這裏,我只打算講出自己想出來的觀點。

第一點,街頭表演是獨特的藝術,是先進社會無可或缺的表演形式,甚至可以說,這是人權的一個具體表現。我們可以因為任何特別原因,去禁止在某地方作出街頭表演,但是,總應該有一些地方,鼓勵街頭表演。

第二點,有朋友不同意仿效外國成立「街頭藝人部門」,因為現有法例已可申請《在公眾街道或道路奏玩樂器許可證》,可在網上或任何一間警署索取表格,只因執法不嚴,罰款過低,又怕不批,因而沒有人申請。我的看法卻是,文化事務應由專門機構而不是由警方去負責審批,這會更合理。

第三點,就是人流問題。在商業社會,人流有價,有人流的商場,可以收取更高昂的租金。旺角街頭的人流,本身是有價值的商品,當年小販滿街,其價值便由黑社會以「收片」形式去獲得,如今沒有了「陀地」,從經濟學去看,街頭銷售和表演都是尋租的表現,也會造成租值消散,即是公共財被私人侵奪了。

我並不完全反對公共財分給私人使用,例如發出小販牌便是其中一例,但前提是產權要搞清楚。把行人專用區無償作為公共用途當然沒問題,但作為小市民的商業用途,街頭表演在某程度上好比小販,究竟是不是應該把產權作定義?

第四點,是其他的表演場地,如西九文化區,又或是其他地方,如商場之內,這其實也是產權問題,另一問題則是:這些地方有沒有咁多人流先?

第五點,旺角的特色,是商住雜處,這規劃本身已是錯誤。這好比銅鑼灣,本來是高級住宅區,後來變成了商業區,甚至是尖沙咀,也不完全是遊客區…… 這些錯誤規劃,肯定會出狀況。

簡單點說,香港原來的土地規劃,本來沒打算成為大都會,上環商業區現在還有大量住宅,交通配套更加不足。要正本清源,唯有使用《收回土地條例》,完全重新規劃,但這當然又會侵犯到市民的私有產權…… 總之,取消西洋菜街專用區,只是腳痛醫痛,解決不了癥結!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