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我們培養了一整代的羅冠聰,自己卻跟不上他們》

被取消議員資格的羅冠聰,日前卸任香港眾志主席。他語帶無奈地表示,將退居常委職務。社運兩字,一時之間在年輕人的圈子中又好像沉寂下來。教育局轄下的委員會,又建議改革通識科,甚至有機會把它剔出必修科之列。年輕人慢慢又對社會事務敬而遠之,重回回歸前的狀態。

經歷過立法會議員資格取消以及牢獄之苦的羅冠聰,近日接受電台訪問,指過往四年是在政治風眼中生活,又形容過去四年為「淨消耗」,希望現在可以整理一下思緒,多學習不同知識,為自己重新定位。他又稱,未來可能較少在幕前出現。香港眾志新任主席林朗彥表示,過去幾年政府打壓,導致社運圈子氣氛有變,令人認為行動風險大且沒有回報,未必會再相信行動,轉而只在網上表態。

羅冠聰原本來自一個社會基層家庭,是一個喜歡打電玩的年輕人。他接受訪問時指,大學前頂多出席六四晚會、七一遊行,也沒太多身邊人感染他。二零一四年九月的罷課行動後,他們發起重奪公民廣場,催促了佔中揭幕。之後發生了「拆大台」、大專學生會退出學聯等等事件,學生領袖光環褪去。周永康、岑敖暉退了,羅冠聰接任學聯秘書長,直至參選立法會。參政其間除了經常遲到,他問政表現備受前輩讚賞,最後又被 DQ。羅冠聰當選時的年齡只有二十三歲。相比起黃之鋒、梁天琦、游蕙禎,羅冠聰更像是「社會上沉默的年輕人」,他的表現與政見相對溫和及貼近大部份年輕人,可是從政之路到目前為止可說是永久行人止步。

羅冠聰成長的一代,可說是回歸後教育改革下的新生代。大家還記得當時每天報章都報導年輕人對社會漠不關心,一心只想賺快錢,做醫生律師;大部份學生上堂不敢表達意見,只懂死背硬記;另一批極端的年輕人連特首是誰都不知道,生活料理常識「百無」被叫「廢青」。於是乎社會鼓勵新生代關心時政,多作批判思考,敢於表態。

十多年走來,這批年輕人成長了,但我們的政制發展卻停下來,功能組別依舊存在,特首依舊非全民投票產生。到後來,社會容不下他們太快的變奏,我們又希望這幫孩子「安安份份」了,找一份穩妥職業別太過政治化。

是有一批人虧欠了這一代年輕人,還是我們的心態都左搖右擺?未來我們又是否再容不下敢批判的年輕人表態?又是否想繼續讓年輕人密集式操練,呆若木雞坐在課室?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