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馬時亨的拙劣表演還能厚顏到幾時?》

最近港鐵主席馬時亨接連示範公關災難。最新一宗,是高鐵香港段早前被揭發隧道漏水及車輪異常磨損,面對傳媒連番追問,馬時亨開口話「不可以樣樣開誠布公」,又話「我地話你聽 OK 就得架喇」。

坦白說,我之前見到傳媒說高鐵車輪異常磨損單新聞,我都真心覺得傳媒小題大造,雞蛋里挑骨頭。話明是試運行,發現與預期不一樣的地方十分正常,否則何須試運行?關鍵是發現問題之後有方法可以補救就可以了。如果說發現有出軌需要通報,那麼隧道有漏水,車輪磨損,這些都是十分正常的現象,根本算不上「事故」、「意外」,不通報我不覺得有問題。但既然傳媒報道了,提出疑問,港鐵就有責任解釋清楚。這是兩回事。

但聽到馬時亨親自上陣粗暴解畫,我還是有點愕然。「傳媒是小題大造」這句話,我講得,但馬時亨唔講得。因為馬時亨本人作為被質疑的主角,他講這些話顯得很不合適。如果由一些專家向傳媒講一些安撫市民的話,暗暗批評傳媒不要小題大造的「老實話」,我倒覺得是應該做的。但由馬時亨做,而且講得如此粗暴,我只能講他公關手段實在差劣。

加上之前的「香港買不到內地高鐵票」的「預期管理」和「住廣州在香港上班」的言論都被人鬧,要麼是馬時亨實在能力極差,要麼是他是一個臥底,想故意「演砸」拖累高鐵。當然,這是陰謀論,有此想法純粹只是因為馬生的表現實在不合常理。

馬時亨的言論本來已經被指態度傲慢,漠視市民知情權,特首林鄭月娥都要為他解釋,說他是心急做好高鐵,無心的。本來馬也就認個低威,話自己表達不當,其實好尊重市民知情權云云,就了結件事。但更離譜的是,馬時亨在二十八日竟然在電台解畫指:「唔知(當日)係咪天口熱,朝早可能無祈禱」。

做錯嘢之後唔係認錯,而是講無厘頭笑話,賴個天?賴耶穌?再多一條拒不認錯、態度輕佻的罪狀。

至此,對於一個如此公關的人可以做到港鐵主席,做到一個前高官,實在無言以對。他上次講:市民在高鐵可能買不到內地段的高鐵票。事後已經證明無尼件事,西九站已經預留櫃位賣內地高鐵車飛。記得當時馬時亨話,他這招是「少少期望管理」。哈?放流料來做「期望管理」?我都係第一次見。咁尼次講錯賴「天口熱、無祈禱」,其實馬生你都可以解釋是展現幽默感。

綜合而言,我覺得馬時亨的能力,加上港鐵的事故不斷,足以落臺謝罪。但偏偏香港回歸以來,全力維護既得利益,人事上來來去去都是那班老臉孔。政府做大股東的公用事業,成為不少高官坐享豐厚薪酬的鐵飯碗,而且無論能力如何低,犯錯如何多,都可以繼續戀棧。嗚呼哀哉!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