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懇請吳靄儀等認真反思暴力政治》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暴動罪罪成。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以《耶穌的暴力》為題撰文聲援,引來不少社會人仕的批評。且借此文說說個人拙見。

令人費解的是,吳靄儀身為資深法律界人仕,居然如此簡單並草率地採用宗教故事來申明法律觀點。與法律不同,宗教乃借著超自然力量來約束成員的行為,或引導行為偏差者回歸正常社會生活。感謝我宗教界的朋友為我這位門外漢講解吳靄儀所講述的那個宗教故事。據說,耶穌來到聖殿,見聖殿外仿如街市,人們藉買賣祭品來謀取暴利,而非恭敬天主。因此,耶穌非常憤怒,推倒市場物品,藉此行動著人們反省前往聖殿的初衷。這一為人津津樂道、流傳了二千多年的宗教故事,正是借著超自然力量來引導行為偏差者回歸正常的信仰生活。告知世人︰恭敬的心比祭品更重要!

吳靄儀為二千多年來竟沒人指出「耶穌非法行使暴力」的問題感到十分奇怪。一般而言,起訟基本上是沒有時間限制的,但在被告人死亡後,便不興刑事訴訟(在普通法系)。有推斷,耶穌在西元 30-33 年被釘十字架,並於三天後復活,耶穌永生於人們心中。雖然信眾對耶穌的永生堅信不疑,相信大家亦都同意,現實生活中,法庭是完全不具能力傅召耶穌上庭的。如此說來,吳靄儀是否仍感奇怪?

也許,此時吳靄儀正拍案叫屈:一眾愚民未能明白其高深的隱喻。研究《聖經》的學者指出,耶穌說聖殿為其父親居所,即直認自已是神的兒子。筆者明白,吳靄儀藉著廣為人知的《聖經》故事向世人作出暗示︰梁天琦一眾參與暴亂者與耶穌雷同,暴亂乃正義之舉,今天嚴懲之,他日必自食其果。

簡而言之,討論回到「違法達義」上。本人認為「違法」絕不可能「達義」!

話說,梁天琦被褫奪參選資格、失去機會再戰立會選舉之後,因為自感從事政治抗爭的背後欠缺堅實的理論基礎,在香港消聲匿跡了,前往英國讀書。此外,梁天琦自嘆仿如煙花一現的政治生命,換來的是昨日的「唔想出街,唔想俾人認得,會疑神疑鬼,會有許多陰謀論去諗」的精神壓力,和今天的牢獄之災。

吳靄儀,民主派前輩們,你們可曾想過,無論你們如何傾盡全力地保駕護航,皆「到皮而不到肉」,其最大的作用僅是讓一眾為你們所倡議的「崇高理想」而赴湯蹈火的跟隨者感覺到自已並不至於像棋盤上的無名小卒,用完即棄。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利用了年輕跟隨者的牛犢之勇,他們不顧後果任意作為,非但為社會帶來災難,也為自已帶來無妄之災,或流浪海外,有家難回,或身負巨債,甚至是牢獄之災。正如梁天琦,除了事後恍然意識到勇武抗爭也要自我保護,還表示已厭倦政治利益分配。初生泛民小犢們,請引以為鑑。

最後我想重申,屬靈與屬世完全不同。香港是法治社會,暴動是違法行為,對社會百害而無一利。法庭對梁天琦的處理是以普通法的原則進行裁決,完全符合程序及法律公義,不容吳藹儀混淆視聽。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 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