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中國地鐵高鐵惡客刁橫日子,快將結束》

當前的中國,外內都在變;而內部管理的細緻化,直接影響人民生活的獲得感及幸福感。此次介紹些生活規管方面大有意義的「小」政策。

我回內地工作或自由行,都愛找機會坐一下地鐵、城際軌道交通、甚至磁懸浮列車,確是相當先進、相當方便;但對中國內地城市居民而言,在享受優質交通便利之餘,日常接觸也定必遇上不文明、不規範的行為。一樣米養百樣人,這世界甚麼人都有,不是人人都懂得珍惜和善用。更何況,中國是人口密度高的國家,碰口碰面都是人。

軌道交通上的惡客事件,前幾天 5 月 24 日就有一宗。網上流傳一段視頻,見到乘客因手機丟失而撐門阻止地鐵運行九分鐘。話說,事發於上海地鐵二號線,一名女乘客手機甩了,懷疑是車廂內有小偷,於是發惡阻止列車關門開行。她一邊破口大罵中國人質素低,一邊則死撐車門。地鐵工作人員即時到場規勸,但女士不聽,還說「你拘留我也無所谓,我是受害者」。當時是下午六點五十分,是下班高峰期。結果擾攘了九分鐘,要軌道交通警察到場後,才把女人拉出車廂外,令鐵路恢復運作。

這野蠻女子姓鄧,三十一歲。看過視頻的人都會問,為何地鐵工作人員不把她扯出車廂外呢?原來在中國大陸,管理地鐵、城軌交通、乃至高鐵的管理人員,沒有警察的執法權,於是他們可以使用的武力的程度受限制。

近似的例子不少的。今年 1 月,一班從合肥站出發前往廣州南的列車上,有女子阻撓關門而令列車延誤十五分鐘。事緣女子因丈夫未入閘,於是就跟上海女子一樣,用身體阻擋閘門闔上,令列車無從開行。當時列車工作人員怎勸也無用,爭持了兩分鐘後,列車工作人員一度成功將女子拉了出車外,並即時用對講機叫車長關門開車,誰知那女子在車門還未完全關閉時再次跳回車內…… 總之,女子頗為頑劣野蠻,一直擋在門口跟工作人員對峙。同樣道理,因為高鐵工作人員不是警員,可以使用的武力受限制,結果花了十五分鐘,列車才恢復運作,但這班共五二一人的列車已晚點。

那位擋車門的女子,是合肥某小學的教導處副主任羅海麗,事後她被停職。羅海麗沒有愧疚,事後在微博發帖,質疑校方有沒有權停她職。她直言自己「教學又沒過錯。如果覺得我擾亂公共秩序,我已受到警方的警告及批評了」。

羅海麗的理直氣壯,反映她有恃無恐,知道依當時中國法例,她的最高處罰不過是罰款二千元,此外就沒有罰則了。羅海麗知道,當時沒有法例可以懲處她的行為。現時對飛機惡客是有黑名單的,但軌道交通系統的惡客沒有黑名單留案底。

不過,一切由 7 月 1 日便開始會有變。5 月 24 日,中國交通運輸部發佈了《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管理規定》。像上海鄧姓女子以及合肥羅海麗般的行為,在新規定下已構成違規,工作人員可以查辦及依規定執法。在新的《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管理規定》下,有九項行為被列為危害或者可能危害城市軌道交通運營安全。

九項行為分別是:攔截列車;強行上下車;擅自進入隧道、軌道或者其他禁入區域;攀爬或者跨越圍欄、護欄、護網、月台門;擅自操作有警示標誌的按鈕和開關裝置,在非緊急狀態下動用緊急或者安全裝置;在城市軌道交通車站出入口五米範圍內停放車輛、亂設攤點等,妨礙乘客通行和救援疏散;在通風口、車站出入口五十米範圍內存放有毒、有害、易燃、易爆、放射性和腐蝕性等物品;在出入口、通風亭、變電站、冷卻塔周邊躺臥、留宿、堆放和晾曬物品;在地面或者高架線路兩側各一百米範圍內升放風箏、氣球等低空飄浮物體和無人機等低空飛行器。

如果違規又如何呢?按新《規定》,管鐵路的以及坐車的,都受規管。如果違規,雙方都要承擔責任。新《規定》提出,城市軌道交通重點崗位從業人員的不良記錄,以及乘客的違法違規行為,都會收入資訊庫;並按照規定將有關信用資訊及時納入交通運輸和相關統一信用資訊共用平台。違規會令自己的信用資訊有污點,總會有點阻嚇作用吧。

據交通運輸部資料,截至 2017 年底,中國共有三十四個城市開通了城市軌道交通,投入運營的線路有一五五條,運營總里程達四六四二公里,而當下有四十三個城市的軌道交通建設規劃已獲得批覆,預計到「十三五」末,全國城市軌道交通的運營里程將超過六千公里。於是,當前推出新的《規定》,顯然十分必要。

文章收結前做總結。本文談 7 月 1 日執行的《城市軌道交通運營管理規定》的部份內容,主要是讓大家感受國家的動態變化。中國是個天天有新事物的國家,而新事物出台,運作中會發現管理未到位,於是一件一件地做堵塞工作。中國確是個不斷有新問題的國家;但是,都是前行中出現的新問題,未必是壞事,反映當前的中國不是死水一潭。中國的大城市,人口動輒都以千萬計。如何管理,有沒有新事物出現,都是套大學問。

  • 余非,線報博客,香港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