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土地大辯論?強烈建議起骨灰龕!》

本月底馬上展開一場大戲:土地大辯論。正確說法應該是什麼什麼小組的公眾諮詢吧。不少團體都摩拳擦掌準備出招。本來鄙人都系無殼蝸牛,而且是真正無殼,不是與家人同住、想改善居住那種,所以理應熱烈支持一切土地開發。不過鄙人睇睇那些選項,什麼鬼郊野公園邊陲、貨櫃碼頭上蓋、填平淡水湖,小組都講到明,就算做,最快都要二十年三十年咁上下,以特區政府做事之龜速,有慢無快。就是說,哪怕現在覓地建屋,起好我都退休了,真係關人叉事。

自私自利是人的本性,因此我建議,所有土地選項都不要建屋,全部起骨灰龕好了!點解?好歹我有機會用嘛。

第二個建議:這場土地大辯論不應該讓成年人參與,應該集中去小學、幼稚園舉行。點解?因為這些屋是小學生和幼兒將來住的,我們這些老餅,多事啦你!就好似以前英國脫歐,一樣有年輕人上街叫老人家不要投票,因為脫歐都是多年後的事,計落都無十年命的,唔該就主動放棄啦,所以這次土地大辯論一樣,與所有成年人都應該無咩關係。

我們要為下一代負責?我好想為我子女負責,但我點解要畫地為牢,將子女鎖死在香港呢?現在不是說融入大灣區嗎?不是說一帶一路嗎?海闊任魚躍,我們的下一代大把地方可以發展,所以我不是不關心下一代,只是沒有將下一代的將來與香港必然掛勾而已。

無計,我們這個政府,實在龜速得可怕。如果你說五年有樓,我咩地都建議開發,話之你系富豪打高爾夫還是養蝴蝶昆蟲。我在其他文章講過:要解決一個積重難返的問題,需要一點矯枉過正的勇氣。香港明顯沒有。但如果你說二十年三十年才有樓,我反對建屋。按道理,到時候人類都已經可以移民火星了。以現在社會科技發展之快,除非是國家主席思考強國之路,一般人去思考自己二十年之後住哪裡是沒有意義的。

 

土地小組只是為了拖時間,等落班

不過大家放心,這次大辯論只不過是做騷,不會有咩結果。香港某些人最叻就係吵吵閉,然後議而不決決而不行,N 年前國家領導人都睇唔過眼,N 年後更加是變本加厲。當日有人說林鄭搞土地小組是「棧道兵」,結果是高估她了,根本不是什麼「棧道兵」,而是掩眼法,搞個小組當交差,做擋箭牌,根本無想過要做。這次大騷的結果已經可以想見。

一直代表大地產商利益的保育人士、環保人士,已經知道點打這張牌,就是將議題引導去粉嶺高爾夫球場,將這個問題變成階級矛盾,不搞高爾夫球場,就唔使旨意搞其他野。偏偏香港好多人有仇富情結,這個高爾夫球場結合仇富和仇官雙重光環,無死。

你睇林鄭自從成立這個土地小組之後,都好少提及有咩拓地大計,成功將大家焦點轉移至小組。林鄭日前去立法會更說「期望社會務實討論」咁話。以大家對香港社會的了解,大家覺得可能嗎?既然不務實討論,無結論,無共識,咁林鄭就可以順勢成立一個土地小組 2.0 或者升級版。反正一屆任期得五年,成立三次小組就夠鐘落班。得咗!

所以你睇樓價天咁高,居屋打崩頭,不是說明大家對政府開拓土地的希望有幾大,而是絕望有幾大。一個所有人(不分泛民還是建制)都對政府絕望的社會,可以點?我真係哈哈哈了。

  • 吳桐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