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蝴蝶與龜》

立法會的工作之中,有一部分是對外的,例如我當召集人的「議會聯絡小組」,不時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議會代表團,作一般性的交流。

這次有點不同,來自捷克的副教育部長 Dana Prudikova 女士,專門要來見我,討論教育問題。陪同的還有捷克駐北京大使館和駐香港領事館的人員,也是女士。

很快,我們就談到香港的教育「成就」。近年世界各地都有不少人羨慕香港教育的驕人成就,因為香港在各項國際成績比併(如著名的 PISA)都名列前茅。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更曾在幾年前把香港列為全世界最優秀的管理制度之一!

我告訴客人:「香港教育有其可貴之處,可是,我們也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就拿最近發表的「全球閱讀能力進展研究」(PIRLS)為例,在五十個國家和地區之中,香港的小四學生在閱讀評估的成績高踞第三,不是很好嗎?但且勿太快高興,再看下去,就會發現「閱讀興趣」排第三十三,「閱讀信心」排第四十一,而「上課時的閱讀投入程度」更是排第五十,即包尾大班!

客人們聽了搖搖頭,不對勁啊!

不投入,沒信心,沒興趣,考出來的成績卻極好,唯一的理由就是逼迫得很厲害,而這種逼迫由幼稚園已經開始。

捷克客人說,她們國家面對的教育問題不少,例如教師工資偏低,流失嚴重,正所謂每個地方都有難唸的經。不過他們的幼稚園的壓力並不大,小學收生,只要求會唱歌、分辨顏色、自我管理等等,還要懂得拿筆繪畫,卻不用讀和寫。

但香港的小朋友拿起筆,卻要認真寫字,而且寫很多很多。我在筆記本上寫上「蝴蝶」兩個中文字,並告訴客人說:我二十幾歲的姪女兒大約五歲的時候寫這兩個字,要寫滿一頁,即填滿一百個方格,她感受不到蝴蝶之美,只會深深感到寫字之苦,她的確學會了寫這兩個字,卻喪失了寶貴的興趣和信心。

那已經是多年前的往事,現在應該已有轉變,但叫苦之聲依然不斷。然而,中文字其實很好玩,我再寫一個筆劃甚多的「龜」字,駐北京的女士馬上認出這是 Turtle。然後我寫出「龜」的古代篆體,宛然就是一幅圖畫,頭身腳尾以至龜瞉,一應俱全。客人看後都嘖嘖稱奇,感到非常有趣。

o 180529 b11a

其實中文字是可以很有趣的,「龜」可以好玩,「蝴蝶」也不一定可怕,只看我們怎麼教而已。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