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大旱成定局,趁機反思水資源政策》

全球暖化,氣候異常。今年至今香港及華南雨量偏少,直至 5 月 23 日,累積雨量少於年均值的一半。4 月份通常的雷暴暴雨天氣消失,全月只有三天明顯降雨,整月錄得雨量為平均值的六分之一,而且情況在 5 月變得更惡劣,很有大旱年之勢。

香港水資源管理策略停滯不前

香港供水一直依賴本地集水區的雨水、和從東江輸入的河水。與香港地理限制和大小相若的新加坡,有所謂「四個水龍頭」策略,清晰列出國家食水來源,包括進口水源、海水化淡、水庫、及廢水再利(即 NEWater 新生水)。香港食水來源容易受到氣候變化影響,也面對其他挑戰,包括珠三角地區人口及經濟增長引致用水需求上升,構成用水競爭。

事實上,香港政府曾在 2008 年推出《全面水資源管理策略》,提倡「先節後增」,一方面宣揚節約用水,更有效地管理水管滲漏,另一方面積極開拓不受氣候影響的新水源,包括海水化淡、再造水、中水重用(中水即從浴室、洗手盆、洗衣機等收集得來的污水,經處理後可作沖廁等非飲用用途),為本港長遠用水需求作充分準備。

雖然水務署已就《策略》效益評估及 2040 年長遠用水供求等課題進行顧問研究,可惜,再造水及中水重用的計劃仍然停留試驗階段,供水範圍仍然局限於地區性,而且該等水供應只可用於非飲用用途,例如水務署將於 2022 年開始,向上水及粉嶺地區提供經污水處理廠三級處理的再造水,亦計劃在安達臣道房屋計劃中,建設中水收集和輸送系統、中水處理廠、配水庫等,處理居民的中水作沖廁用途。

減低水管滲漏措施,初見成效

在新加坡,目前有四座「新生水」處理廠,「新生水」已供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用水,預料四十年後供應更會翻倍。「新生水」大部分供工業用,亦會有 5% 供應給家居水龍頭。

水務署在推動《策略》方面亦非一無是處。在管理水管滲漏方面,署方大致完成全港的更換及修復水管工程,水管爆裂由 2000 年的約 2500 宗,銳減至 2016 年的 116 宗;水管滲漏率亦由高峰期的超過 25% 下降至 2016 年的 15.2%。水務署「智管網」系統在供水管網安裝監測和感應設備,持續監測滲漏情況。

值得留意的,在《策略》中唯一嶄新而有潛力發展成為全港供水水源的,是海水化淡。政府即將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 90.78 億港元,興建將軍澳海水化淡廠第一階段的主體工程,預料工程會於 2022 年第三季完成,每日以逆滲透技術為本港增加 13.5 萬立方米的用水供應。計劃並會預留土地空間,以便日後有需要時把海水化淡廠每日產量提升至最高的 27 萬立方米。屆時將佔本港每日平均用水量的約 10%。

財委會應盡快通過興建海水化淡廠

氣候多變,變化來臨有多急、有多廣,不是人類可以預測的,長期的極端乾旱天氣是否已經降臨,無人可知。政府和立法會的責任,是盡快發展出不受氣候變化影響的策略性替代水資源,保障香港供水穩定,確保本港經濟民生得以發展。

新加坡以往依賴馬來西亞柔佛州供水,現時已自給自足,並已為該國四十五年之後的供水設施作準備。馬來西亞近期受乾旱之苦,更反過來建議向新加坡購入飲用水。這些發展值得香港政府借鏡,立法會應盡快通過興建海水化淡廠撥款。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