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誰假自由之名,滋擾民居?》

旺角行人專用區的事,本來也不想再說什麼,因為傻子都知,油尖旺區議會在上個星期四通過的那個動議,根本無實用。一來,區議會美其名是「議會」,實際上只是地區性諮詢組織;其次,那個議案叫「要求政府研究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它只是叫政府「研究」一下是否取消。以港府回歸二十年來「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優良傳統,叫政府都不知要「研究」到牛年馬月,才決定是否取消了。

然而,有人為求支持保留行人專用區,批評「殺街」是斬腳趾避沙蟲,高呼專用區是什麼「自由土地」,是什麼「宗教表達自由、本土創藝地方」,繼而大講陰謀論,聲稱有人「早有預謀,做場大戲,找班人攪亂旺角,再『成功爭取』取消行人專用區」…

這番說話讓人想起法國大革命時期政治家羅蘭夫人 Madame Roland 的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誠然,任何人都有表達的自由,但任何人都有一般行為自由。你有說話、唱歌的自由,我貓在家裡,不聽你唱歌的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的自由並不凌駕於我的自由。如果你說話、唱歌騷擾到別人,這種自由便應遭到禁止。管你是什麼龍小菌、C All Star、Mr Wally,還是誰誰誰,你都沒有權力強迫我聽你唱歌。

如果有人認為,表達自由大乜哂。請告訴我地址,我立馬到他樓下,每天吹三個小時嗩吶,讓他感受一下旺角居民之苦。正因表達自由不能滋擾他人,現行法律才禁止他人隨處玩奏樂器,禁止他人隨便亂用揚聲器。換而言之,某人口中的那些街頭藝人,從一開始便在打著「藝術」之名,跑到人家門樓下撒野。這不是什麼「自由」,是違法,而且是違良法,不是違惡法!

當然,有人說殺街是斬腳趾避沙蟲,這是對的。行人專用區設立原意,是避免人車爭路造成意外,而所謂街頭藝人,則是沙蟲。正確的解決方法,不是什麼劃地、分貝控制,而是一律告他們阻街和滋擾民居,把他們轟去西九文化區。問題是世上總有一些契弟,卻要假着「自由」、「藝術」的名義,包庇違法分子,協助那些人生人霸死地、滋擾民居。更可悲的,是我們偉大的特區政府,買他們怕!

至於所謂的陰謀論,又把行人專用區扯到法輪功上面,證明有人根本不住在旺角,卻要指手劃腳管人家的事。法輪功的宣傳點,是在亞皆老街、惠豐中心對出的行人路上,不在行人專用區之內,他們天天在那裡擺街站,青關會則在隔壁打對台。即使行人專用區不在了,都不影響法輪功的宣傳點。連這點都不知道,竟還有臉說旺角的事?

其次,把那些他看不上眼的街頭藝人,說成是有人蓄意找來搞亂旺角,也是很可笑。事實上,以擺檔多年、喇叭嘈到拆天的「EBM 音樂力量」為例,他們平日一至五也有在街頭賣唱的。他們每晚都會在亞皆老街、上海商業銀行大廈對出表演。那班人那麼神心,難道又是什麼勢力,找來搞亂旺角不?要說搞亂,為何不說鳩嗚團是搗亂?

至於什麼「劣幣驅逐良幣」,不客氣的說,有人提到的龍小菌、C All Star、Mr Wally,在我眼中也不過在唱口水歌,全部都是「劣幣」。某些人根本不住旺角,那些「表演」不可能聽足全程,加上崇洋心理,覺得香港跟外國一樣,也有街頭音樂,自然無視當地居民的痛苦。其實什麼 Mr Wally,歌喉其實一般,又愛玩假音,結果經常走音。走音不是罪,可是你在我家樓下唱歌,還要走音,便是我在受罪了。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