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本土勢力的殞落》

最近,無消息本身就是最好的消息,政治風波似乎開始有平息的跡象,因此近日政治版的版面,就落在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身上,他因旺角年初二事件在高等法院受審。

對比其他本土派,梁天琦真的老實誠實得很,作供也帶點單純、稚氣,確是一個人才。若假以時機,他的確有能力成為一方政府領袖。在答辯時,他對襲擊警員表示非常之抱歉,又承認不應使用任何武力手法。他的性情甚至比當下的各派政客更為坦率。

無可否認,本土勢力聲勢最大的時刻就是二零一六年年初二之後,梁天琦在補選中奪取超過六萬票,豪言與建制、泛民「三分天下」,而在立法會選舉當中,傳統泛民以外的新興勢力都取得佳績。可是在宣誓風波之後,青年新政兩位議員被取消資格,本土勢力就馬上受挫。到了今時今日,本土勢力的影響力再不復在,而建制、泛民就絲毫無損,繼續穩坐議席。

本土勢力的冒起,與世界各地的政治大勢類似,人們對傳統的執政和在野勢力不滿,認為他們不代表自己,而年輕人善用社交媒體,能聚集一班群眾組織新的政治勢力,因而第三勢力興起,在議會選舉有不少斬獲,對傳統的兩黨政治產生威脅。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發展,加速社會碎片化,政治也因此走入碎片化的年代。

香港本土勢力殞落,很大程度上因為政治領袖的錯判與不負責任,辜負了支持者的期望,本土派建設不成,倒造成不少遺害。社會運動陷入低潮,議事規則遭修改,本土派確實有其不可推卸的責任。假若本土勢力多培養數個梁天琦,少點用心凶險、做事輕率、不負責任的人物,定必可以改變當下的政治生態,對香港多作點正面的政治影響。

時移勢易,大家也改變不了政治循環的巨輪。昨天學民思潮,今天本土民主前線,其實都在反映傳統政治的不濟。近日的旺角年初二事件的審訊,令人不勝唏噓,當天光芒四射的政治新星極可能成為數年階下囚。不過,不論泛民或建制都要好好檢討本土派因何冒起,為何激進勢力能成為潮流。若不加自省,就更沒可能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