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收回土地條例,是土改尚方寶劍》

那天看「五夜講場 —— 學人講經濟二零一八」,節目主題是「土地大辯論」,請來了姚松炎。由於節目時間有一小時,我耐著性子,聽完了姚的土地論述。

在節目中,姚一貫地使用了大量術語,也引用了大量數據和實證,然而,這好比一個人太過醜樣,無論穿得如何官仔骨骨,也掩飾不了醜惡的內相。不過,反過來說,適當的衣著也的確可以適度的對容貌減醜,這也好比姚的專業形象,也的確有利於欺騙無知市民。

在節目的開頭,姚提出了一個很科幻的論點,就是香港在二零四三年之後,人口可能出現逆轉,如果今日多找出土地,多建了房屋,到了二零四三年之後,可不能還原,那怎麼辦呢?

把二零一八年的土地問題,扯到二零四三年,也只有面皮很厚的人,才能說出。姚說未來土地需求難以估計,那他怎可以估算出二零四三年的土地需求呢?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抑或是,政府根本不應作出任何土地推算,過一天算一天?

他要政府算出一個數字,就是房屋供應要到哪一個特定數量,樓價才會下跌。這是一個白痴問題,因為在資產價格的世界,沒有人可以準確的算出供求關係和價格的絕對數值。

當主持人提到姚的「土地供應不影響樓價論」,拿出了他寫的論文,把他迫到了牆角,他才很不願意地承認:第一,他指的是土地供應,而不是房屋供應;第二,他的論文只證出,利率等因素影響到樓價,而不能證明土地供應對樓價有影響;第三,他說從來沒有實證證出土地供應和樓價有關係。

但誰都知道,土地供應和房屋供應有著時間上的滯後,兩者並不完全對等,但長期而言,兩者卻是極度相關。至於樓價和土地供應的關係,他已經是不折不扣的說謊言了:告訴我,八萬五究竟是甚麼?

姚松炎在節目中又提到,應該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地產商在新界囤積的大量農地,皆因即使用這法例來收地,發展商也已有多倍的利潤。

在此必須申明,我的立場是完全贊成使用《收回土地條例》,不過,姚松炎明不明白這究竟是甚麼、而其支持者又明不明白其隱含的意義呢?《收回土地條例》是香港條例第一二四章,其中第三條申明了:「每當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

甚麼是「公共用途」,那就可圈可點了,例如說,高級公務員宿舍算不算?政府大樓辦公大樓算不算?政府擁有產權的商場算不算?例如郵輪碼頭商場、未注入「領匯」(現改名為領展(823))之前的公共屋邨商場等。此外,如果收回土地作為公共用途之後,過了二十年再拿出來出售或拍賣,改變土地用途,又可不可以呢?

不消說,在收回土地之前,政府必須和地產商大打官司。地產商財雄勢大,香港官員最怕同地產商打官司。別忘記,法庭向來是為有錢人服務,一九八二年的「生發案」政府已經輸得脫了褲子,如果這場「收回土地」案政府再輸一仗,那就全盤皆輸了。林鄭月娥一直對使用《收回土地條例》審慎,正是為此。

順帶一提,如果是我揸 Fit,只要把三兩個地產商抓進牢裏,他們便會放棄官司,乖乖的收下賠償,獻上土地,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只要有廉政公署、商業罪案調查科,沒有做不到的事。不過,林鄭月娥既沒有這膽子,也沒有這能力。至於北京,當然不會理土地問題這種民生小事。

問題在於,萬一政府的官司打贏了,以後可以隨意使用《土地收回條例》,那大家倒不妨猜猜,有了先例之後,他們會忍手只限於收回地產商的農地,還是會效法《九品芝麻官》中的「老母」特權,不停的用到盡呢?

簡單點說,《收回土地條例》是「土改」的尚方寶劍,雖然是前朝留下來的,但決計不是鹹魚。我贊成土改,無所謂呀,咪鬥地主囉,反正我不是地主。問題是,民主派不是一直尊重法治,支持私有產權的嗎?

  • 原載:《Am 730》,經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