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澳洲口音》

【明報專訊】大律師艾勤賢昨日上午表示,因唐琳玲的英文有很重的內地口音,故他或誤會了其意思,但唐其後反駁稱其英文口音可能是澳洲口音,又指因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故她喜歡香港,更放棄移居澳洲,但持有香港身分證的她現以旅客身分訪港。她強調「I come here to learn」(到法庭旁聽為了學習),因為高等法院是香港最高級別法院,相信能向頂級的專業人士學習。內地口音致誤會,唐:可能是澳洲口音

庭拍大姐要以溝通誤會來圓謊,就真的找錯藉口。如果她有澳洲口音,同艾勤賢就好啱傾啊,大姐。艾勤賢(Kevin Egan)是昆士蘭土產,聽到澳洲音一定有他鄉遇故知的 Feel。

大姐咁鬼愛國愛港,做乜唔肯認自己有內地口音啫?好失禮咩?

陳官留學英國,有香港口音都無問題。我印象中,艾勤賢的澳洲音也不算重,只是有點混濁。年輕一代,除非在鄉郊偏遠地區長大,否則也沒有甚麼澳洲音可言。我舉個例,典型澳洲音講「mate、race」,別人以為是「mite、rice」,新一代已不會這樣發音,反而會用些初到貴境的人一頭霧水的英文,譬如 Brekky / Brekkie 是 Breakfast,Mecca 是 McDonald,Arvo 是 afternoon。

澳洲前女總理 Julia Gillard 就為了澳洲口音鬧過笑話。那是發生在二零零九年訪問美國時。

Gillard's accent baffles US school kids

DEPUTY Prime Minister Julia Gillard's broad Aussie accent has baffled US school children to the point of them asking her whether English is spoken Down Under.

In Washington DC to discuss green jobs and education, Ms Gillard confessed she had puzzled American youngsters after talking to them for a few minutes.

... (Julia Gillard's accent baffles US school kids)(news.com.au)

庭拍大姐第一日被傳媒追訪時,她那種口齒不清的英語,是典型國內北方口音,講甚麼澳洲音,騙到誰?有鄉音有甚麼羞恥之處?連甚麼叫澳洲音也不懂分,就胡亂講,別以為去過澳洲旅行就沾了澳洲音,去過動物園就以為自己是泰山,見過百鳥歸林就以為自己是公冶長。

若果我是這大姐,庭拍 Caught red-handed 就不會死撐,一於話是大陸旅遊攻略網教人去法庭打卡留念。當日又不是 Jury trial,全庭都是在傳媒見慣的人,陳官見你個樣土頭土腦,一臉無知,都不會難為你。殊不知你開口就要操練那些撇腳英文,還對拍攝一事閃爍其詞,以為可以蒙混過關,終於越搞越大, 一切不便都是咎由自取。枉為女人,也不懂最煞食的招數是嬌嗲風騷,要麼就是聲淚俱下,楚楚可憐,最蠢的是牙尖嘴利,一言九「頂」。你以為自己俾 Lecture,個官係你學生咩?

唔怪得 Egan 越聽越火滾,翻白眼(Eyes rolling)咁走。澳洲口音本身已不是可以炫耀的事,還要被大姐滲入國產音來冒認,越貶越低。

六月十五日我多數會在香港,到時考慮下上庭一瞻大姐的風采,考證一下袋鼠音的真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