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港式管理安老院,大灣區安老》

香港人口老化不斷加劇,長者的人口比例會由 2017 年的 17% 上升至 2026 年的 23%,並於 2046 年攀升至 32%。政府預計 2050 年,每七名港人中便有一人是八十歲或以上。政府已多管齊下增加安老宿位,但輪候冊上的長者申請人數增長更快。隨著大灣區規劃,長者跨境安老應是他們其中一個選項。

港府面對本港長者增加,一面增加安老宿位,一面鼓吹居家安老。特首林鄭月娥在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出「居家安老」,考慮以現金券形式,資助公屋獨居長者聘請外傭,金額介乎 3000-8000 元不等,目的在於協助長者日常自理或醫療需要。但外傭團體對此並不受落,因為照料體弱多病的長者需要相關的專業知識和技巧,容易與僱主或僱主家人引起爭執。近年有公司就引入了海外護理員,照顧有需要的長者。可惜香港入境處以一般外傭簽證方式審批這些護理員來港,需時長達六至八星期,以致這些護理員供不應求。

另一方面,增加安老宿位亦非易事。本港本來就欠缺土地,院舍與居屋需求互相爭地,即使政府近年鼓勵私人發展商在項目上預留土地興建安老院舍,但根本難以追得上需求增長。至 2017 年 12 月,護理安老宿位的輪候人數達 31717 人,輪候津助安老院舍宿位須至少三十九個月。

照顧長者的工作被視為 3D 行業:Dirty(骯髒)、Difficult(辛苦)、Dangerous(危險)。安老服務現時面對不少挑戰,首先是人手奇缺,有些安老院甚至出現七成短缺,須要經常外聘兼職緩和工作壓力,此外則是照顧員平均年齡大、專業和定期培訓不足、無人願意入行等等。政府即便提出引入高新科技,紓緩院舍緊張的人手編排,但遠水不能救近火。

雖然近年跨境安老引起不少人、尤其是年輕人疑慮是「人口換血」的安排,但事實放在眼前,本港安老服務已到了水深火熱之際。大家不時都會見到獨居長者在家中意外過身、幾日後才被家人發現的新聞,亦會見到報導稱本港安老院舍人員因過於繁忙而粗暴對待長者。若果大家走入一些私營安老院看看,部份真的只有床位一個,而中間的走廊連輪椅通過都是僅僅夠位。

政府對本港安老院舍的監管,當然是責無旁貸,長者亦有權利選擇留在熟悉的本港社區安老,但大家亦不能剝奪一些長者希望追求更廣闊的生活空間而北上安老的權利。隨著內地生活情況有所改善,高鐵開通,在未來的大灣區,往返香港市區和廣東省更趨方便。香港局方不妨與民間、社企、內地政府探討合作發展優質安老院,就像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模式,實施港式管理,這樣既能滿足本地長者的需要,也讓香港中產市民老來有多一個選擇。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