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吳茂昆「衝紅燈」,直把杭州當蘇州》

前文:


「拔管」事件的跨部會小組會議記錄,雖然被教育部列為密件,但由於媒體取得記錄內容,於是大幅報導出來,引起更大的議論紛紛;而行政院霸道的回應,顯得自己更是雙重標準,以吳茂昆的爭議來類比,根本就不適合。

之前我們說過,咨詢小組的「拔管」理由,回到「獨董爭議」的原點。消息傳出,主導「拔管」的成員就是蔡碧仲、周志宏以及從客人變成主人的吳茂昆。

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曾任嘉義縣長張花冠涉及貪瀆案的三位辯護律師之一,亦長期擔任民進黨籍縣市長的法律顧問。蔡英文上任後,法務部政次懸缺,直到 2016 年 11 月才由蔡碧仲為法務部政次,而法務部長邱太三認為蔡碧仲比較了解執政黨的想法,不需要磨合期。

台北教育大學教務長周志宏,曾任兩次中選會委員,在陳水扁執政時期,除了是中選會委員,亦是行政院在 2006 年所提 NCC 釋憲案審查會的代表之一,而且是會中三個學者專家中唯一具有法學專長的人。

在第二次會議中,代表法務部出席的蔡碧仲改攻管中閔的「獨董爭議」,例如說獨董的身份應由管中閔、蔡明興或遴委會來揭露,否則其他候選人如何得知足夠事實?蔡明興的薪水掌握在管中閔手中,如何能公正執行遴選委員職務?

最重要的是,兩次跨部會小組會議,從未有人提出調閱台灣大哥大薪酬委員會議紀錄,否則蔡碧仲、周志宏認定管中閔任台哥大薪酬委員、有權決定遴選委員蔡明興的薪水、有利益迴避衝突,其實只是憑空想像缺乏實證。依據現在所公開的資訊,行政院所針對的是管中閔就任台大、獲台大追認前,去年 8 月只是出席了一次薪酬委員會會議,並在當選校長之後才辭去獨董等職務。

蔡碧仲、周志宏認為應該給管中閔前來表示意見,而當時出席會議的人事處人員表示,從來沒有正式通知管中閔,證實了管中閔從未通知的說法。

筆者對這堆人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首先這個跨部會小組全名為「管中閔教授赴大陸地區從事學術交流等活動適法性疑義諮詢會議」,但為何最後會變成「管中閔獨董爭議適法性疑義諮詢會議?」,這一點媒體並沒有報導,明顯變成先射箭再畫靶。

其次,蔡碧仲根本與走狗無疑,長期當民進黨公職的法律顧問,一朝得志就成為尊貴的政次,於是政府說向東走,蔡碧仲不敢走向西。蔡碧仲在第二次會議中,全盤使用綠營當初針對管中閔獨董爭議的說法,只是為了「拔掉」管中閔。

蔡碧仲立法院被國民黨立委質詢時,被質疑指,吳茂昆在東華大學校長任內兼任基金會也是先就職後追認,而他回答說「吳茂昆違法不代表管中閔同樣可以違法」。行政院徐國勇亦以「衝紅燈」作例子,指就像一群人「衝紅燈」,有人被警察抓到,不能說別人「衝紅燈」沒被警察抓到,自己就不該被抓或被抓到也不能處罰,「你衝紅燈被警察抓到,就是要罰!」,至於其他人「衝紅燈」沒被抓到,是警察要繼續去抓。

其實台灣政治互打泥巴戰是基本的概念。在 2007 年阿扁身陷弊案令民進黨士氣低迷時,國民黨最有望參選總統的馬英九因為被揭發「特別費案」而被控告,令民進黨士氣大振。四大天王中,形象、能力處於最末的游錫堃,也高興地說「我可以選總統了」。這其實就是,只要能折損對方的威望令落後的自己追上,就甚麼都沒所謂。蔡碧仲與徐國勇其實只是在侮辱過去的民進黨,自曝其醜。

吳茂昆被質疑、被蔡碧仲認定違法(筆者覺得蔡只是氣言),吳茂昆回應說若司法認定違法就下台。國民黨立委柯志恩質疑,吳茂昆在國科會主委任上,2005 年到蘇州出席國際科學理事會,之後再轉到杭州參加由杭州大學和香港科技大學合辦的高新技術高峰論壇,但吳到大陸的申請只有到蘇州,並未申請到杭州。吳茂昆最初說,到杭州也有申請,但柯志恩說有證據證實吳茂昆未申請到杭州,如果最後確實吳真的沒申請,吳茂昆是否兌現「有違法就下台」的承諾?吳茂昆從自信到支支吾吾,最後就說「我不能回答」避談違法就下台。

因為依據當時的《台灣地區公務員及特定身分人員進入大陸地區許可辦法》規定,擔任中央機關行政職務之政務人員得申請進入大陸地區參加國際組織所舉辦之國際會議或活動,應報經所屬機關(構)審核其事由並附註意見。

標題的「直把杭州當蘇州」是改編自南宋詩人林升的七絕詩《題臨安邸》,全文是「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春風吹得遊人醉,直把杭州當汴州」,內容是南宋人醉生夢死,不思光復失土,諷刺時人把臨時首都杭州當作昔日的故都汴京(汴州)。既然「衝紅燈」是不對,管中閔因為「衝紅燈」被拔掉台大校長,那麼吳茂昆「衝那麼多次紅燈」,是否應該也比照一下,由行政院宣佈罷免吳茂昆的教育部長呢?吳茂昆既然「違法」去杭州出席會議,而賴清德想力挺到底的話,那麼吳茂昆與行政院長賴清德就是一起指鹿為馬,「直把杭州當蘇州」了。

  • 蘇景仁,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