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茶杯風波,如何成了兩極化政治陷阱?》

不久前,香港地政總署指,香港大學鄧志昂樓前、生長在防護牆中、兩棵樹齡逾八十年的細葉榕,因為樹結構不穩定、健康情況差,而與之連為一體的矮牆結構亦不穩定,考慮到公眾安全,需於雨季前斬除。結果當天早上記者雲集,同時有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許智峯、環保人士及市民坐在樹前抗議,並在樹前的欄杆掛上寫有「保護般咸道古樹,保護香港人歷史」的標語,要求保留石牆樹。

同一時間,也有些當區居民,質問反對人士和樹木專家,說石牆樹有隨時塌下的危機,如果有什麼傷亡損毀,是否由他們負責?結果兩批市民互相指罵。事件擾攘拖延大半日,到第二日周一才能完成。

同樣屬於茶杯風波的,還有母語爭議!

最近有人翻出幾年前、香港教育局提供給學校的普通話課程配套資料中,有學者的文章稱粵語不是香港人的母語,只是一種漢語方言,普通話才是正規的教學語言,於是再度引起社會爭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批評有人「無風起浪」,表示政府沒有想過改變教學語言政策,並拒絕回答特首答問會上「林鄭母語是什麼」這種挑毛病的問題。外界紛爭不息。

有人說粵語歷史長,讀音用字更能配合傳統詩詞。有網站訪問在港讀書的內地學生,刻意強調粵語和普通話的差異。其實來來去去,都只是由於近年泛政治化,所以雞毛蒜皮的課題,經常被有心人利用,成為推向兩極對立的政治陷阱。

倒塌風險有關人命,是否能視為次要?矮牆從來沒有預計會長出巨樹,誰敢斷言安全?然而斬樹事件中,兩樹很有可能是枉死的,原因是早在 2015 年 8 月,當時因為在雨季時有石墻樹倒塌,導致兩人受傷,路政署迅速決定移除般含道近聖士提反里的四棵石牆樹,其中更包括一棵一百五十年的真正古樹,當時已經引起公眾嘩然。也是說,這幾年來由於多棵石牆樹倒塌,如果沒有其他加固或者支撐,這些石牆樹都逃不過被斬的厄運!所以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指政府只提前一周向區議會通知斬樹決定,快刀斬亂麻,只能反映他根本從來沒有關心過石牆樹,只想在斬樹期間,趁大批記者到場採訪乘機抽水。

另一方面,政府雖然表示曾經研究過不同的修復古樹方法,包括安裝支架及鋼索穩定樹身,惟矮牆後坡屬於香港鐵路區域,可作支點的位置有限,但如果嘗試轉換思維,認真考慮如何人樹共融,大可以和香港大學商討安裝更大規模的支架,或有可能挽回兩樹。至於一眾反對人士如果真想救樹,與其臨場示威,不如立即想想如何拯救餘下的石牆樹吧!

同樣地,普通話和粵語又何曾存在任何對立?

廣東話、閩南話、上海話是不同族群華人從小學習和使用的語言,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它們是各自族群的母語,但事實上這些亦都是漢語語系中的方言,從文字系統來說,漢語自然也可稱為香港的母語。

普通話作為現代標準漢語,它與粵語的關係,是中央政府把普通話定為全國通用語言和教育標準,以此加強和便利族群之間的交流,而方言代表的是族群的習慣和傳承。學習及使用普通話和其他族群溝通,在香港、在上海、在成都,同樣理所當然,亦不表示包括粵語在內的各種方言不受保護,更不代表普通話和粵語之間存在任何真實矛盾。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