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洗腦 MBA 系列:美國家庭淨資產創新高,好事?》

前文:

 

 


 

 

上回提及,經濟學家、美式商學院和西方媒體,近三、四十年以來,都不斷說中國債檯高築,崩潰再即。可是,中國經濟一直保持增長,中國還沒有崩潰,「中國崩潰論」卻早已崩潰了。

商學院起初的論點,就是中國負債問題嚴重。可是,其實中國國債的水平卻一直偏低,反之,近年以來,西方國家的國債卻不斷攀升,部份西方民主國家還率先破產。因此,原來的論點站不住腳,經濟學家只得修正一下,硬要把中國國企的債務一併計算在內。

其實中國的國營企業佔比較重,國家又提供了穩定的營商環境,鼓勵投資,因此國企都是安心地舉債發展。重點是,國企的債務多用在投資和基建上,而並非只在無度消費。因此,國企債務雖高,但卻使中國的生產力,在過去數十年大大提升,經濟急速起飛。

可是,商學院卻祭出自由經濟學派的論述。一來,西方大國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多主張國營私有化,並取得成功。二來,傳統來說,國營企業著實有不少缺點。西方學者把經驗放到中國身上,自然覺得中國以國企為主導,且舉債度日,必然造成資源浪費,債務太高,自然是遲早崩盤了。

他們針對國企的論點未必沒有道理。可是,當大家把焦點放在中國國企身上之際,西方國家的私營企業卻先行倒閉。AIG、雷曼和兩房率先倒下,接著便是眾多美國銀行,最終造成環球金蝕海嘯。

其實,私營企業一樣會經營不善,一樣有可能倒閉,一樣會嚴重影響經濟,最終,亦一樣要政府營救,商學院又為何只針對國企?

針對國企之言論說不通,商學院的「中國崩潰論」只得再變奏,大談起國家總體債務,直指中國的總體績務有至少 45.5 萬億,達 GDP 的 364%,非常恐怖。可是,很多經濟學界的「財演」,卻偏偏略過不提,其實美國的總體債務高達 67 萬億,為 GDP 的 360% 以上,同樣驚人。

如何拆招?他們又會老調重彈的說,中國的債務主要是國企債,美國的債務卻是以國債和個人家庭債務為主,認為是比較安全。總之,美國的債務是非常安全的。中國的債務嘛?就一定是極危險,所以「中國崩潰論」依然成立。

可是,以經營角度看,其實每一筆「家庭債務」雖少,但每逢經濟不景氣,眾多家庭仍會一起賴債、一起破產,怎會是一定安全?「家庭債務」和「企業債」是各有各的風險。商學院所謂的研究,翻來覆去的,就是以非常粗疏的觀點強說中國一定倒下,完全脫離了客觀事實。

 

其實債檯高築,有什麼問題?

不少朋友見到文章標題,便認定內文論點是在「打擊美國」。美國經濟不行?這有違商學院既有的「洗腦觀點」,於是便毫不客氣、急不及待的跑出來罵了。

可是,大家先冷靜一點。如果大家注意到的話,前文志在點出商學院在設計「中國崩潰論」的破綻,卻從來不是在建構什麼「美國崩潰論」。難道中國不崩潰,美國就一定崩潰嗎?這正是傳統美國的冷戰恩維、零和博奕。美式商學院潛移默化的向世人「洗腦」,患者自然會被美國的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奕牽著鼻子走,這些都是被「洗腦」的病徵。

說穿了,債檯高築,有什麼問題?只要你的債務是用在提升生產力、發明和改善生活環境上,舉債經營,可使發展更快,資本運用得更有效率。就算是美國,過去數十年,產業空洞化,市民無道消費,先使未來錢也罷,只要美國依舊保持了龍頭地位和「石油美元」,依然未必出事。說穿了,有能力的才能舉債,債務較重也不見得會出事。

值得一提的是,舉債和以濫發貨幣掠奪,從來是美國的立國之本,美國國策從來不相信「收支平衡」這一套。克林頓年代,互聯網經濟急速發展,美國在技術層面上還清國債,居然引起經濟學家的不安,提出了「還清了國債,我們用什麼來發行美元?收支平衡,是否會造成資源浪費?如何處理龐大的盈餘?」等等怪問題。

數百年來,美國政府都是舉債渡日,如果我們因美國債檯高築而建構「美國崩潰論」的話,又跟那些亂說什麼「中國崩潰論」的經濟學家又有何分別?

 

美國個人家庭淨資產「爆升」

中國的國企債較高,美國則以國債和「個人家庭債務」為主,各得一偏,到底孰優孰劣,並無一定的答案。重點是,我們不能看到「個人家庭債務」,就簡單假設這債項比較分散和安全。難道大家不記得,二零零八年的環球金融海嘯之觸發點,就正正是因為樓按貸款泡沫爆破嗎?

商學院告訴你,「個人家庭債務」最安全,然後把全美國的按揭貸款「打包」成如 MBS 等衍生工具,甚至要根本沒有參與投資的評級機構,套用了商學院的觀點,隨便給這些衍生工具一個優良的評級,把產品銷至全世界,才導至二零零八年的金融海嘯。簡單來說,「個人家庭債務最安全」的論點,根本就是「洗腦」,不過是為美國佈署把壞賬轉嫁虧空的舖排而已。

自金融海嘯發生後,到底現況又是如何呢?我們可以先看看,美國個人家庭的資產負債情況。據美聯儲局的公佈,截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為止,最新的美國家庭資產總額為 111.4 萬億美元,負債約 15.2 萬億,即美國家庭的淨資產 96.2 萬億美元。

 

  • 金融資產為主

 

自二零零八年後,量化寬鬆政策下,全球大宗商品、債券和股票市場大升,美國家庭的淨資產亦隨之一直上漲,近年資產增長部份,亦以「金融資產」為主。既然美國家庭不僅沒有資不抵債,還身家豐厚,淨資產不斷上升,那麼,美國個人家庭的債務就沒有問題了?

 

美國財富高度集中,淨資產增長來自 10% 富人

其實,美國財富高度集中,自二零零八年後,財富的增長,便一直只限於最富有的 10% 之家庭。其餘 90% 的人的資產,並沒有增長,即大部份美國人,都沒有從享受到所謂的經濟復甦,淨資產不升反跌!

 

  • 財富高度集中

 

此外,美國貧富縣殊問題非常嚴重,跟據近年的數據顯示,全美最頂尖 10% 最富有的家庭,已佔據了全美家庭財富總和的 76%,由 51% 至 90% 階層的家庭,則只佔有 23% 左右的總財富。餘下的 50% 底層市民,僅佔全美家庭 1% 上下的財富。簡單一點來說,美國財富高度集中,資產都集中在最富有的 10% 的人手上,半數市民擁有的財富只有 1%。近年淨資產增長的好處,亦只有最富有 10% 的美國人受惠,大部份美國人也享受不到。

 

不可輕視美國家庭債務問題

只看一條大數,指出美國家庭淨資產有 96.2 萬億美元,當然不可能得知真相。再看明細,我們便會知道,原來美國貧富縣殊問題嚴重,好處都給富人盡取,最終仍是貧者越貧。

據研究所指,美國首 10% 最富有之家庭,平均財富(淨資產)為 400 萬美元。次一級,由 51% 至 90% 的階層,平均財富有 32 萬美元。再次一級,由 26% 至 50% 的家庭,平均財富約 3.6 萬美元。餘下的 25% 的最底層家庭呢?他們卻是持有平均債務約 1.3 萬美元。另一個估算顯示,於二零一三年,負資產家庭為全美國的 12% 左右,平均負債達 3.2 萬美元。

再換一個角度,二零零七年,約 3% 的負債家庭的房屋是負資產,平均負債比房屋價格多出 1.6 萬美元。直到二零一三年,19% 的負債家庭之房屋是負資產,平均負債比房屋價格多出 4.5 萬美元。除了房貸大增外,學生貸款、醫療保險的開銷,也是越來越多,負資產問題甚是嚴重。

此外,美國的財富,以金融資產為主,近年的增長也是集中在這個部份。如果萬一金融海嘯重臨,最富有的 10% 之家庭當然無礙,但餘下的中產和低下階層,恐怕亦難以抵受衝擊。因此,美國政府在施政時,往往釘緊股市走勢。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美國股市崩盤,肯定會拖垮美國經濟。

可是,中國股市曾出現不只一次崩盤,但畢竟製造業底子雄厚,國民儲蓄率高,依然無阻其經濟持續發展。這亦是美國進入「產業空洞化」和「經濟虛疑化」後的一種分別。

 

美國正在改革,何必大談「美國崩潰論」?

美國財富分配不均,平均家庭負債嚴重,普遍市民完全感受不到所謂的經濟復甦。財富越來越集中的情況下,亦會逐步把中產「消滅」,內銷市場萎縮,長遠來說,最終便有機會拖垮整個國家的經濟。有趣的是,當美國財閥仍在剝削掠奪,忙於「消滅」中產之際,中國經濟卻不斷發展,且越來越多人脫貧,中產數目大增,目標在二零二零年達至「小康」。

美國多才智高超之士,又怎會看不清問題所在?因此,近年美國總統大玩「貿易戰」,志在逼令中國開放製造業和金融業。此外,特朗普還招攬世界各地的財閥,阿里巴巴打算在美國創造一千萬個就業機會,還有曹德旺和郭台銘亦打算在美國設廠。美國銳意重建製造業,正用盡方法增加就業機會。儘管總統一職乃四年一任,算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但美國政府的卻不乏長遠策略。財閥過份掠奪多年後,美國政府似乎有意扭轉形勢,刷新改革。

我們無法預知美國政府的經略能否成功,也不能確定美國家庭債務泡沫,又會否再次出現爆破,更遑論什麼「美國崩潰論」了。參考不同國家的情況,絕不是為了詛咒人家,而是客觀的吸收經驗。正如先賢所教導:「見賢思齊,見不齊則內自省。」

如果帶著有色眼鏡而判了人家的「死刑」,又豈能算是學術研究?如果只拿著幾個似是而非的數據,炮製什麼「美國崩潰論」,根本就不是什麼學術研究,而是為了造謠生事,甚至想影響人家經濟的卑鄙手段罷了。

此外,其實中國國企債務問題也不能輕視,下回再續。

 

  • 寒柏,從事金融, 自由撰稿, 醉心武俠小說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