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民傑《炸雞判有罪,政府辱觀眾》

香港電視廣播日前舉行股東大會,該司主席陳國強明言,電視業收入大減,政府管制沒有改善,行業前景不理想。只要翻看電視廣播的收入紀錄,從 2013 年超過 17 億,到 2014 年和 2015 年分別只有 14 和 13 億,及至 2016 年大減到 5 億,危險至去年的 2 億。按這急速的盈利倒退,可見數年內將入不敷出,繼其他電視台命運倒閉也不足奇。

當然,全球電視業都面對娛樂多元化。來自互聯網的挑戰將觀眾帶離電視屏幕。電視廣播過去善於經營藝員和低成本的電視劇製作,無法在新生態裡找到新著力點。

可是正在力倡創新創意科技的香港政府,有否對現時電視生態作出應對?電視台就政府不容許節目內出現有商標的吃炸雞活動,提出司法覆核。與政府關係友好的大台為言論自由不惜與官府打司官,可見港府對電視台不止不聞不問,還在落井下石。

對電視業的限制其實是對言論自由的限制。究竟吃炸雞有什麼品味問題?難道節目一定要去高檔料理吃刺身?什麼是廣告難以界分,何不放寬限制讓製作人自由發揮?硬銷的話觀眾自會按制轉台。這類對思想和言論的管制,是對觀眾智力的侮辱。

107 動力和獅子山學會日前就此舉行午餐會交流,與會朋友無不認為政府的規管落後,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法律框架應付當今觀眾能力和需要,實在是對觀眾的侮辱。

如果無線倒閉,那不只是商業問題,而是市民失去免費娛樂、香港文化沒落的大問題,甚至引發政治危機。港府宜及早替電視業拆牆鬆綁,還一線生機。

  • 何民傑,107 動力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