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清明上河記:京城三俠.一》

大宋宣和二年四月間,東京汴梁裡商旅雲集,舟舡往來興販,盡是一片繁華氣象。

只見城內街道縱橫交錯,舖席百肆雜陳,百姓鱗次櫛比。大街之上,有一著名的「孫羊正店」,僅是「彩樓歡門」,就有三層樓高,「歡門」前設有「拒馬杈子」,還有四支玻璃燒造的梔子燈,直豎在大門之前,頗具氣派,店內招呼的客人,盡是京城裡的富商巨賈、達官貴人。此刻雖然尚未入黑,但店內已是座無虛席,好不熱鬧。

  • o 180525 b4a

店子的二樓的飛橋欄檻近處,有一名少年,不過十七、八歲,獨個兒的坐在一旁。

那少年皮膚甚黑,腰挺肩闊,雖是坐著,但仍看得出他甚是高大健壯;穿上一身粗衣,裝朿頗為簡樸,絕不似是富戶人家,卻偏偏坐在「孫羊正店」裡。只見席上放滿了菜餚,有一大窩聞名京城的「軟羊」、一大盤生吃的「金明斫鱠」、一大碟炊餅和一瓶「雪花酒」,一席酒菜不僅極貴,還足三、四人之食用。他正一邊狼吞虎嚥,一邊則細看著街道上之情況,似乎對京城裡的人和事,都甚感好奇。

還不到一盞茶的時分,他已把桌上的東西吃光,便放下筷子,心裡暗忖:「不知爹娘近況怎樣?」雖是飲飽食醉,但卻想起在鄉間的父母。

那少年自幼在鄉間長大,大家都稱他為「黑炭頭」;近幾年以來,鄉下田裡失收,黑炭頭見家境拮据,得知有附近市集裡一位大財東,剛好要親到東京汴梁一趟做買賣,還要雇用武師押送寶貨,且工錢甚厚,便瞞著爹娘,冒險一試。原來黑炭頭自六歲起得遇名師,十餘年來勤修苦練,寒暑不間,習得一身上乘武技,做武師自然綽綽有餘。一行人在道上果真遇上山賊,全仗黑炭頭出手擊退敵人,眾人才轉危為安;大財東更視他為救命恩人,除了給他工錢之外,還額外有一大筆打賞。黑炭頭隨大財東等人來到京城,領了賞錢後,見左右無事,便在城裡逛了近半天,頓感到飢腸轆轆,誤打誤撞之下,便來到這間「孫羊正店」大吃一頓。

黑炭頭又想:「不知爹娘在家裡吃得飽不飽?」往心口一摸,觸碰著懷內的一大袋碎銀,臉上露出溫柔的微笑,暗想:「大財東的打賞,已足夠替爹爹多購一些田地,一家人再辛勞一、兩年,便可以有些安樂日子過了。」想到此行收穫甚豐,兩老當可靠這筆錢安享晚年,心情即感到輕鬆愉快起來。

過了良久,黑炭頭見時候不早了,正想找店小二結賬,回頭一看,卻見西首座上,有一身穿灰衣的老僧人正緩緩坐下,只見他白鬚垂肩,卻仍不現老態,眼神更是英華內斂,足見內力修為深厚,心裡不禁一怔:「居然在此碰上了少林高僧。既是師父的同門,我應否上前叩拜?」他有兩名師父,其中一位老師父雖非出家人,但卻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黑炭頭還未拿得定主意,卻見那少林老僧的左旁,有一名老道士,白髮童顏,如仙人一般;右旁則有一名中年書生,眉清目秀,丰神俊朗。黑炭頭見他們剛剛坐下來,卻是神色凝重,只覺不宜冒然上前,便即向一眾店小二揮手,不再理會那三人了。

但「孫羊正店」的生意太好,一眾店小二都正忙著,竟連走過來招呼黑炭頭一下也沒有空。

黑炭頭不自覺的再往那三人一看,卻見他們正竊竊私語,好奇心起,暗想:「不知三人在談什麼?」雖然與他們相隔甚遠,但黑炭頭自幼修習少林派上乘內功,修為甚深,耳靈目清,以師傳之法把真氣導入「手太陽小腸經」,再功聚「聽宮穴」,便即清清楚楚的聽到三人的對答;彷彿他們的一字一句,都是在黑炭頭的耳邊說話一般。

只聽那名中年書生道:「聽家師曾說,『玄牝綿掌』乃道家神通,道長竟精通此技?」

老道長連連搖頭,謙遜的道:「初竅門徑,貽笑大方。」

少林老僧奇道:「故老相傳,當年華山派陳摶老祖閱遍道藏,從中悟出一套『玄牝綿掌』,一直是華山派不傳之秘。但師父曾言道,當年與華山派諸位名宿切磋武技,卻一直無緣見識過此武功。這門功夫到底如何神奇,也是誰都不知道。據聞這套掌法以道家『指玄功』為根基,由至柔生出至剛,端的是威力無窮;練到絕造之境界,還能以無形無質的內勁隔空傷人。但當此末世,武學衰微,已無人能修聚到如此強勁渾厚的內功,恐怕掌法也因此失傳。難道道長竟會此奇功?」

老道長微笑不語,臉上卻不禁流露出得意之色。

中年書生又道:「如此道家神技,竟未失傳?道長可否露一手,讓我們開開眼界?」

黑炭頭心下大奇,暗道:「世上又豈會有這荒誕之事?內家功夫雖是玄妙,但又怎能以內力隔空傷人?沒有憑藉又如何傳勁呢?」稍一分神,體內真氣不純,之後三人說的幾句話,便聽不清楚了。

只見那老道長微微一笑,只安在原坐,沒有站起身來,忽見他右手一揚,輕拂衣袖,「篷」的一聲,已輕輕巧巧的向著五尺開外的一個燭臺發了一掌;袖風到處,燭臺上的三支蠟燭竟應掌而熄滅。他始終坐著,且出手極快,其他食客都是懵然不知,見那燭臺的燈光忽然一黑,還道是街外傳來一陣風,把燭光都吹熄掉了。

那燭臺是「孫羊正店」之物,又與那老道長相距至少五尺,絕不似是弄虛作假。難道世上竟有此等隔空傷人的神奇武功?

待續。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