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巧舌如簧,欺人欺天,騙子橫行,自古皆然》

民初時期中國北方市井之中,流行著一種神奇的占卜術。

這些相士在人多往來之處,擺個地攤。正中一個沙盤,前後兩張板凳。沙盤裡橫著豎一塊高身木板。左右則各放塊牌子,一邊寫著:

「有口不言,我非啞人,未卜先知,應驗如神」。

另一邊寫著:

「望氣觀人,已知六親。如有錯誤,不收分文。」

然後這位相士拿著一根長竹,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盤後面,的的篤篤敲著木板,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

他這副排場一擺出來,自然引得途人駐足觀看。或有好事之徒上釣,坐下來問:「是否說錯了,就不收錢?」

相士點頭,然後指了指沙盤中的木板。

木板上面有字,寫道:「父母存亡、兄弟多寡、子女有無。」

途人道:「先看看我父母吧。」

相士便點點頭,拿起長竹,在沙盤上刷刷的寫了起來。因為當中有木板隔著,客人便看不見他寫什麼。寫完後,他把長竹遞給對方,讓他也寫下父母情況。

當客人寫完了,相士抽起木板,只見沙盤上寫了十個字:「父母雙存不能克傷一位」。

再看看客人寫的,是「父死,母在」。

「啞相士」拿長竹在他寫的十個字裡一劃,一句話變成了「父母雙存不能,克傷一位」。

旁邊看熱鬧的人頓時喚將起來。客人驚訝,再問:「那你看我有兄弟幾人?」

高人又豎起木板,刷刷刷的寫了起來,再讓客人寫下答案。

結果抽起木板,相士寫的是「昆仲一個不能二三」。

再看看客人的答案呢:「一個」。

旁觀的群眾又是一陣響聲:「果然是『昆仲一個,不能二三』。」

那客人又問:「然而你看我有沒有兒子?」

相士寫的是「命獨不能有子。」

看看客人寫的是「一個」。

相士又是大筆一揮,成了「命獨不能,有子」。

連中三元,客人已誠然拜服,於是再問自身休咎吉凶。這時候那位相士便不再啞巴了,相金先惠,格外留神。一個人的未來造化,全在他兩片嘴皮子中間。


各位聰明伶俐的讀者看到這裡,恐怕早已嗤之以鼻,明白箇中竅門。這個相士寫的字句,可以任意解讀,全憑你如何斷句。比如說頭一句「父母雙存不能克傷一位」,固然可以有如舉例裡面解做父母當中有一位已經仙遊了,但亦可以解做「父母雙存,不能克傷一位」,更加可以稍作發揮,解作「父母雙存不能,不能克傷一位」,光克死一個還不夠,得兩個都克死,適合父母雙亡的孤兒仔。

其餘有關兄弟和子女的玩法,也是如此。

這類混飯吃的老千,江湖人士稱之為「啞金」;那種任你解讀的「言語偽術」,行內術語叫「連橫簧」,是「江湖十三簧」(行騙手法)中的其中一種。你或者會笑說,這種「低端手法」,怎麼可能會騙得到人。可是在民眾教育程度普遍不高的舊社會,腦筋聰明的人並不多。再加上「窮算命、富燒香」,一個人一旦要想去求神問卜,一定是遇到麻煩事,窮途末路,心中必定慽慽然,渾渾然,思緒就更加越發不清楚了。愁思形諸顏色,一副煩樣,跑江湖的人要在圍觀眾人當中找出這樣的人,攻其要害,直取其心,之後當然是予取予求了。這法門需要敏銳的觀察力和非凡的機智,正所謂老千計狀元才也。

然而,隨著社會文明開化,騙徒們也「進化」了,登堂入室,立於廟堂,侃侃而談。大家不妨分析一下,以下哪些話用上了「連環簧」?

「有危險,但唔係有即時危險。」

「當日事件的遠因是青年人不滿社會現象,卻一直無人願挺身而出。他們只為希望改變香港。」

「由衝前襲警至被捕,相距時間只是幾分鐘,反映其人無預謀犯案……」

「如果我們要會面,首先需要達成某些條件,而我認為我們能夠達成那些條件。如果我們達不到,就不可能會面了。你要是想有 100% 把握才和別人交涉,那是不可能的。你會遇到的情況是,在毫無把握的情況之下和別人交涉,而且很常會遇到。」

(英文原文:There are certain conditions that we want and I think we'll get those conditions and if we don't we don't have the meeting. You go into deals that are 100% certain - it doesn't happen. You go into deals that have no chance and it happens and, sometimes, happens easily.)

你話丫,「啞金」玩到出外國,真係長搵長有,唔憂做呀!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