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香港更需要的是房策大辯論》

土地大辯論正式展開,社會各界對土地供應都有著不同的意見。填海、收回粉嶺高球場、棕土優先,各有愛好,大家自然可以在諮詢期討論其利弊。可是,比起土地供應的前景,香港人更關心新增的土地供應能否真正增加房屋供應,能否真正令香港人透過其收入購買到一個價格合適、面積恰當的單位。

在過往數年,社會各界都花了不少功夫討論長遠房屋策略,可是現時的樓價連續創出新高,令香港人更難負擔當下的樓價,而且面積愈來愈小,「納米樓」令業主、住客得物無所用。樓價過高,面積過小,令市民對私營單位供應日漸不滿,因此公眾更期望政府可以加大力度,作出房屋政策的承諾,增加每年的公營房屋供應,以及在賣地條款中加入單位最低面積的要求,以保障香港人的權益。

假如社會對未來的土地供應來源有共識,而土地供應策略獲得落實,就會進一步討論如何規劃土地用途。可是,不少公眾質疑,到底這些新增的供應,會用於公營房屋的規劃,抑或是私營住宅的興建?現時公眾對填海和公私營合作抱有懷疑的態度,就是不清楚政府會如何利用這些新增土地。因此,政府其實在土地大辯論期間,都應該多做點說明,令公眾可以清晰點了解將來的土地用途。如此政府可以令公眾對覓地大計較有信心。

去年政府公佈的十年房屋供應目標為 46 萬個,公營私營比例為六比四。政府估計十年的需求量將會維持在 45.5 萬個,因此維持這個數字目標。可是,數量預測是一件事,而現時的樓市確實炒風熾熱、供應最終無法滿足實際需求,是另一件事。在現時公屋供應下,單身人士公屋輪候需要平均 5.1 年上樓,又是一個破記錄的數字。因此,政府在處理土地問題時,亦需要跟公眾說清楚,到底這些新增的土地供應會否提高公營房屋興建比例,否則最終只會令公眾錯誤地理解政府當下增加土地供應的原意。

土地大辯論是重要的議題,大眾都應該關心香港未來廿年的土地規劃,但政府在公眾參與時,更重要的是把握公眾聚焦關注的議題,為未來的房屋供應解畫,解構公私營的比例,甚至讓公眾對未來新增土地採用的公營私營比例發表意見,讓他們綜合發表對土地和房屋長遠政策的看法。否則,公眾只會覺得這種土地大辯論與其利益不符,減低他們對未來土地供應政策方向的潛在支持度。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