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法官有「放生」或「煮死」梁天琦嗎?》

前年的旺角騷亂,梁天琦被控兩項暴動罪和一項煽動暴動罪。上個禮拜,經過三日的陪審團商議過後,裁定梁天琦一項暴動罪名成立,煽動暴動罪不成立,另一項暴動罪則未達大多數裁決。不論藍絲還是黃絲,都有人不滿裁決結果,有些人便拿法官的表現做文章。例如:陪審團在審議期間,曾要求法官解釋「意圖」定義,結果有人便因此而認為法官的解釋,使到陪審團「放生」或「煮死」了梁天琦。

其實,陪審團當日需要法官解釋「意圖」的定義,是因為現行的非法集結罪(s18(1),cap245)訂明:「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而如果有三個人參與該項非法集結,最終造成破壞社會安寧的事實,才能構成暴動。

換句話說,陪審團需要理解條文中的「意圖」,跟平日一般人所理解的「意圖」是否不一樣。

問題是,為何條文中會出現「意圖」一詞呢?這便牽涉英美法系的一個法律原則:無犯意則無犯罪(Actus non facitreum nisi mens sit rea)。所謂犯罪意圖(Mens Rea),是指該人是否在明知(knowingly)或存心(wilfully)的情況下,作出或不作出某種行為,並因而觸犯法例。英美法系認為,如果一個人做出某種非法行為時沒有犯意,便不能以刑法入罪。

舉個簡單的例子,我們判別一個人是否說謊,主要是看對方是否明知自己在說假話,而又存心拿假話當成真話來欺騙自己。如果一個人不是存心說謊,只是以訛傳訛,我們只會覺得對方無心之失。同樣原理,英美法系不會像無心之失的以訛傳訛,視作詐騙行為,對方必須擁有存心欺詐的犯罪動機,才會被控詐騙。

那麼,為何又有人認為,法官這番解釋對梁天琦更不利呢?因為「意圖」在一般的日常用法裡,往往蘊含「動機」的意思。然而,法官在解釋裡,則稱「意圖」和「動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她指出,即使被告不是事先預謀,只要是一時衝動之下,產生破壞社會安寧的念頭,並因而夥同其他人,做出破壞社會安寧的事實,便被視作參與暴動,不用理會被告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的原因或動機。

舉例來說,一個人本來在參加一場合法的和平集會,集會忽然間跟另一班人發生口角,有人隨手拿起雜物砸向對方,他又跟著做。集會因而場面失控,出現了暴力的場面,最終演變成暴動。即使該人拿起雜物砸向對方,純粹是見人做他又做,原因是他覺得好玩,並非存心破壞社會安寧,但是他的行為已構成了破壞社會安寧的事實,所以也會被視作参與暴動。

犯罪意圖在部份案件中,是十分重要的定罪元素,例如:判對方誤殺,還是謀殺。若是兩人口角繼而動武,被告隨手揮了一拳,怎料把對方打死了。由於施襲者並非明知而存心地打死對方,所以通常會被控誤殺。若是兩人口角之後,被告心生憤怒,一時衝動回家拿刀,然後找上對方砍死他,則會被控謀殺了。

總括而言,當日法官的解釋,只是從法理上解釋非法集結罪和暴動罪的定罪條件,純粹是以法論法。若是因一己之政見和立場,把一個不含偏頗的法律解釋,硬要講成引導陪審團「放生」或「煮死」梁天琦,實非社會之福也。

  • 陳凱文, 《香港投資日報》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