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通識科首先侵害的,是教師本身》

通識科自從成為必修科後,坊間爭拗不斷。較早前,政府成立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討論了通識科發展方向。有報道指,檢討方向包括「只修不考」,或文憑試通識卷評級改為只有「合格」與「不合格」等。雖然教育局已澄清,暫時未定下任何方案,亦未有任何傾向,但已引起一些迴響。

始終難有客觀評分基準

雖然通識科成為必修科只有幾年的時間,但其實早在約二十年前,香港已引入通識科,是當年高級程度會考的選修科之一。吾友余孚與筆者,也算是那些年的「白老鼠」。我們作為首一、二屆的考生,完全沒有過去的試題作為參考,考試範圍也是似有若無,連專責的老師也沒有,只好由校內的英文、歷史或宗教科老師臨時「頂上」。上課時也算輕鬆,當年的政治爭拗,還未被有心人引入校園,但筆者已覺得「通識」這玩意問題多多。

其一,就是沒有十分具體的課程細節,無論是上課或做功課,都十分散漫,只會就某些範疇隨便看看報章,說幾句話,或寫一、兩篇短文,基本上每堂都是談談笑笑就上完課,內容空泛,得著不多,甚至有不少人「走堂」。那兩年,渾渾噩噩就過了。

其二,是評分不可能真正客觀。談及「評分客觀」一事,吾友余孚憶述,曾有一校內習作談及法國大革命,余孚重點談及那個時空的國際形勢、工業、政治情況和經濟發展等等,以宏觀的角度解釋法國大革命,雖有談及「民主」一事,但著墨不多,於是居然被老師評了低分。老師的評語是「談民主覺醒的篇幅不夠」。簡單來說,在那位老師的眼裡,就只有「民主覺醒」,任何事情都是其次,所以余孚的文章自然是重心論點論述不夠,且本末倒置了。

筆者也有相近似的經驗,就是要寫一篇「漫談中國大一統的原因」之遊戲文章。鄙人作為一條「大懶蟲」,當然不會學吾友余孚那般博覽群書,所以便老實不客氣的「重點參考」黃仁宇教授之「中國大歷史」觀點。簡單來說,就是中原地區的氣候剛好適合耕種,又要治河,還要抵禦北方遊牧民族之侵掠等等,需要提早以大一統模式出現。當年,我一字一句都改了,但論點卻完全是用黃仁宇教授的,連其他書也懶得找了,正是「攻其一點,不及其餘」。可是,老師的評價是「完全不認同」。原來在那位老師的世界觀裡,中國統一的原因只有三:一、儒家思想,二、儒家思想,三、儒家思想。筆者談一統而忽略儒家思想,實是大大不該。

總的來說,就算有評分基準,沒有具體的內容細節,根本難免主觀,無法真正的客觀評分。

難免成為「洗腦工具」

通識科的結構鬆散,最終難免成為「洗腦工具」。試想想,以其他課程為例,基本上每一個論點都有既定的教程去審視,有一定程度的「結集統一」。其他科目的課程內容十分具體,且公開透明,社會亦很容易知道學校在教什麼。甚至乎,如有人不同意某些內容的話,可以走去反對一下。

可是,通識科卻由實返虛,無邊無際,自由度很大,外界難以具體的理解老師真正教授了什麼內容給學生,根本難以監管。美其名,是訓練學生的思考方法和增加學生的基礎知識,但實質上,是「無王管」。難怪有人指某些通識科教師,居然在課堂上有七成時間都在「爆粗」。至於請某些教授或涉嫌暴動的人士入校園「播獨」,更不算是什麼稀奇之事了。

傳媒反政府,老師便拿著社評去做導讀,或叫學生一起造反,還可以說這是「明辨是非」。有政治取態者,大概當然說這不叫做「洗腦」。以現今社會來說,如有人持不同意見,不肯一起反政府的話,甚至乎反被打成「投共」。

說穿了,這機制根本沒有任何「防線」去制止洗腦。通識教育從頭到尾都成了一項「洗腦工具」:在你手上,就叫「明辨是非」,在敵人手上,就是「洗腦工具」。

首先侵害的是教師本身

由於爭拗不斷,教協近日發表了通識教師問卷調查。教協於去年底曾向通識科老師就科目未來發展方向發問卷。教協一共收到四零一個有效回應。是否作為高中必修科,78.9% 受訪教師認為要維持現狀,10.5% 教師反對維持必修;63.3% 受訪者反對通識科公開試成績層級改為只有「合格」和「不合格」,同意的有 21.7%。

首先,在經歷了至少二十年的社會爭拗後,某些教師是怎樣去思考問題的呢?教協為了證明教育界大都贊成「通識教育」繼續作為必修科,居然簡單的跑去問通識科教師,你想通識科教師怎樣答你?這是絕對的關乎自身的既得利益,難道主流會反對嗎?這份問卷,到底有什麼意義?莫非某些教師連這些簡單常識也欠缺了?若如此還如何教導學生「通識」呢?

或許,教協確有責任調查一下通識科老師的想法,但無論如何,我們又怎能因為近八成通識科老師贊成保留,就認定整個教育界都普遍支持呢?例如,如果多年以後政府忽然又打算廢除中史科,難道大家又跑去訪問中史科教師的意見嗎?難道大部份中史科老師會舉腳贊成麼?

其次,受訪者全數是通識科教師,有近八成人支持它繼續作為必修科,並不是什麼奇事,但值得注意的是,受訪者居然仍有超過一成是反對的。這不是一個很大的警號麼?那些教師,明明是既得利益者,居然認認真真的反對了。另外,有 78.9% 的人贊成,即竟然有 21.1% 的人沒有投贊成票!這麼多既得利益者也不支持,不是更加值得反思嗎?

一直以來,不少人都批評通識科害了很多學生。個人認為,有心人以通識科侵害學生之前,其實第一批受害者,卻是教師本身,只是大家都忘了。如何向學生洗腦?當然是先向教師下手!筆者有朋友當教師,近幾年來都是「仇恨攻心兼上腦」,我其中一個心願,就是希望能解開這位朋友的心結。

  • 寒柏,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