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巨川《坐中央見外賓,展現世界領袖姿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古時候中國憑藉強大實力,以「天朝上國」自居,行朝貢體系。一七九三年,大英帝國派遣以皇家大臣馬戛爾尼為首的龐大使團,以給乾隆祝壽的名義出使中國,實際上是希望開拓中國市場;但大清禮部要求他按照各國貢使覲見皇帝的一貫禮儀,向乾隆三跪九叩。馬戛爾尼認為英國與大清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主權國家,不存在朝貢關係,堅決拒絕,後來為了通商談判,勉強答應單膝跪地。

這段故事已經家喻戶曉,甚至被視為鴉片戰爭的導火線。如今,外國政要訪華拜會國家主席習近平,當然不用三跪九叩,但除了元首、總理、議長,餘者已經不能與習主席平起平坐,而是習主席端坐中央,政要坐在一旁。

過去,中央領導人會見外國來賓,都是並排而坐。這種改變大約從中共十九大之後開始,在這次黨代會,習近平獲加冕為「領袖、統帥」,同時雄心勃勃將他倡導的「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與「習思想」一起寫進黨章,展示了扮演世界領袖的宏圖。如此一來,必須有相應的形式來配合。如今已經進入主權國家的年代,哪怕是小國領袖來訪,也不可能當成「朝貢」,必須遵照外交禮儀接待,但其他外國政要來訪,哪怕是總統特使,就再也不能並排而坐。

今年三月十二日,韓國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作為總統特使,來華通報他訪問北韓的情況。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他。電視畫面所見,習近平端坐中央,桌子的左側是鄭義溶,另一側則是中方官員楊潔篪、王毅等。這可能是習近平首次如此接見外賓。

  • o 180524 b7a

此後幾場會見,座位都是如此安排:四月十六日,會見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四月二十三日,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國防部長,會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五月十五日,會見博鰲論壇理事長潘基文。

五月十六日,習近平會見朝鮮勞動黨友好參觀團。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副委員長朴泰成等朝方官員坐在左側,王滬寧、丁薛祥、宋濤等中方官員坐在另一側。

五月二十一日,習近平會見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安全會議秘書第十三次會議的各國官員,同樣亦是如此安排。吉爾吉斯斯坦安全會議秘書薩根巴耶夫等坐在左側,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等坐在另一側。

也就是說,這套接見外賓的座位安排已經制度化。這套模式兩年前就先在港澳特首「試點」。香港回歸之後十幾年,特首獲得相當禮遇,進京述職與國家主席並排而坐。自從中央強調對港有全面管治權,從二零一五年起述職場地放置長桌,領導人坐中間,特首靠邊坐,老老實實匯報工作,君君臣臣,分清莊閒。

  • 柳巨川,長期從事中國新聞編採工作,曾駐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