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惠及農民》

尖端科技發展跟普通老百姓的關係,是一些人的迷思。

記得十年前,2008 年,當時神舟七號搭載了翟志剛、劉伯明和景海鵬三位宇航員升空,翟志剛更步出太空艙,令中國人首次實現太空漫步。就在那時,我讀到一位教育界人士寫的文章,大意是:中國把搞航天科技、送太空人上天的錢,用來辦希望工程或扶貧,會不會更好呢?

同時出現的,還有「升空背後一億文盲、升空背後 X 億人未脫貧」之類的意見。這類說法表面看來彷彿很有人情味,可是,十年前我已覺得道理上是說不通的。

即使我不是理、工科出身,但也大概知道,製造太空船、宇航服、太空手錶、太空船回收降落傘等等成功令宇航船及宇航員升空和返回的元件,定必涉及科研技術,大概每一個大環節都可以派生出一條產業鏈,一門高增值科研產業,既創造就業機會,也可以透過新科技改善人民的生活質素,造福整個國家。

當年,我從大方向上理解了航天科技發展的社會意義和貢獻,而十年過去,我上述的理解已經落後了,因為今時今日,射上天空的衛星,尤其是北斗系統,本身已開始很具體地對全球老百姓發揮極真實的影響。

如何利用北斗系統來轉型升級,以下有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先介紹無人駕駛飛機。4、5 月間是好多農作物的「一噴三防」關鍵期,河南省溫縣農戶就在「一噴三防」期,利用無人機對小麥進行大規模噴藥作業,以保障夏糧豐收。農戶說,用無人飛機噴藥,比人手更勻均更準確,也令他們節省人力,省回不少人力和時間成本。

第二個例子是無人駕駛的拖拉機。案例來自西北寧夏回族自治區,都是 4、5 月間的事。寧夏吳忠市利通區塔灣村的蔬菜耕地,如果你遠眺,會見到一台拖拉機拉著一部蔬菜移栽機,在一片平整的土地上緩慢前行。蔬菜移栽機,是移動的、插菜苗的機器。遠望時你會以為拖拉機有人在駕駛,可是當你走近一看,就會發現拖拉機駕駛艙內原來是沒有人的,只放了一塊觸控式液晶顯示屏。駕駛艙頂部豎立一支天線,不遠處的田埂上,架設了一個一米多高的三腳架,是個可移動基站,訊號就由該基站發出,再由無人拖拉機的電腦系統接收,拖拉機收到指示後,就按指令在一大片農地上行走。馬海濤用無人拖拉機拖著移栽機去插菜苗,說他只需要在顯示屏上將作業寬度、行列間距等設置妥當,拖拉機就會自動直線行走,並且進行翻泥土、播種插苗等工作。一行一行地做,千米行駛誤差不超過三厘米,比人手做得更直和均勻。馬海濤的高科技作業操作,吸引了周邊不少村民、特別是蔬菜種植大戶前去圍觀。區內有多名菜農都計劃明年 2019 年在自己的菜地上試行。

無人駕駛拖拉機能在農地上作業,主要是用了自主發展、獨立運行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由無人飛機噴藥,到無人駕駛拖拉機插秧苗,都是北斗系統已開始民用化發展的實例。

北斗系統,英文縮寫 BDS,是中國自行研製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中國的北斗系統,是繼美國全球定位系統(GPS)、俄羅斯格洛納斯衛星導航系統(GLONASS)、以及歐盟伽利略衛星導航系統(GALILEO)之外,又一個成熟的系統。上述系統都是聯合國衛星導航委員會已認許的供應商。

譚振龍是寧夏吳忠市一家農機服務企業的負責人。他說,一直都對農機自動導航駕駛系統感興趣,但是,由於國外進口的導航設備費用昂貴,以導航系統為例,每套設備需要約 20 萬元人民幣,一般農民都沒有經濟能力採用,他也不會向農民推銷;但有了國產的北斗導航系統就不一樣了,國產導航設備每套只需要 6、7 萬元。

農機工程師趙生軍就表示,應用北斗導航系統去做農務,可以令種植更加標準化,也直接降低作業成本。根據去年測算,每畝糧食作物因為用了無人機器,可以節省成本約 100 元,增產大約 12%。

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第一粒衛星,在 2007 年射上太空。到 2012 年底,北斗導航衛星射上太空的已十六粒,開始可以在亞太地區為用戶提供區域定位服務。由 2012 至 2017 年,北斗衛星導航系統開通五年間,廣泛應用於交通、海事、電力、民政、氣象、漁業、測繪、礦產、公安、農業、林業、國土、水利、金融、市政管網等十多個行業領域。本文只以其中一個領域農業為例。

所以,下次再聽到有人說「升空背後一億文盲、升空背後 X 億人未脫貧」這類說法時,可以把本文傳給他們看。

  • 余非,線報博客,香港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