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可偉《家族的故事.八》

前文:


二人走在放學聊天的路上,半年轉瞬就過去了,天氣開始轉熱。這年的初夏沒有上個夏天那樣乾旱,前幾天下了幾場大雨,天氣清涼起來,在叢林那邊的小池塘滿溢了湖水。嘉樂向禮言提議放學後到池塘游水,禮言也想去。當他們來到池邊時,叢林很靜,日光透過樹葉之間的罅隙照射到水面,水面沒有一絲漣漪,整個叢林的動靜仿如被初夏的微熱凝固起來。

禮言逕自跑到池邊石旁脫剩內褲跳下水,他的身體四肢都很白,接著嘉樂也脫衣下水了。嘉樂剛跳入池水時,覺得水有點寒,但不久身體便適應了水溫。他在微冷的池水中游弋,水流順著身體從肩膀流到踢著水的腳掌,又看見禮言停在池塘中心仰著頭,漂浮著,望著在樹蔭中間露出來的湛藍天空。嘉樂看著這個情景,便游到禮言身旁,靜靜地看。幾分鐘後,禮言扳起身來,背對著嘉樂看著前方。這時令嘉樂詫異的事出現了,他見到禮言背上左右兩邊凸起的骼膊骨,比正常人長得大,嘉樂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又回來了,他好像不知在哪裏見過禮言的背,但那是嘉樂第一次近距離地看禮言那沒穿衣服的上半身。

想了一會,嘉樂突然閃過一個畫面,又是那夢,那次嘉樂夢到禮言轉過身後,看見他背後長著一對銀白翅膀,現在禮言那凸起的骼膊骨,不就像天使折翼後的剩餘嗎?這時半年前那種忐忑不安的情緒又回來了,一連串有關夢境、禮言的家族故事、他身上的蛛絲馬跡都一一湧上嘉樂的腦海,心在劇烈地跳動著。

有幾絲風吹來,池水慢慢變涼了,好像變成一團質感有如羊脂的半凝固果凍,嘉樂的身體浸在水中,深陷在裏面,動彈不得。禮言開始遊向岸邊了,嘉樂仍然愣在水中,直到禮言爬了上岸,向著他大喊,嘉樂才懂得遊回岸邊,而這時天已經轉暗。

那晚嘉樂吃過飯後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心中老是想著這半年發生的事。他想將幾件事整理出一個合理的面目來,可是心中偏要浮現出輪迴的念頭。嘉樂覺得頭很痛,身體也很熱,原來今天在微冷的池水中游泳,上岸時又被風吹了一會,竟然使嘉樂著涼了。嘉樂之後迷迷糊糊地睡去,在夢中他又見到長著兩翅的禮言。

待續。

  • 黃可偉,線報博客,本土文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