驛飛颱《最後,大家都沉默了》

二零一六年新年,所謂魚蛋革命,網上網下討論不絕,看見眾生相。兩年多過去,終於審了。驛飛颱執筆之時,是五月十九日,先有中國人偷拍陪審團,於是法庭在商議裁判前收到電郵,於是火速判了。被告梁天琦等人,有的暴動罪罪成,有的還在等。然而肯定的是,梁天琦拋下一句「照顧香港」。

大家,卻都沉默了。

當初的支持者,本土/獨立的死忠,還繼續支持,不過礙於時勢,礙於生活,都只會默默在圈內圍內說。他們深信,時間會證明自己站在對的一方,只要好好生活,生存下去,總有一天時機成熟就能逆轉勝利,現下這些日子,就不便高調多談。

當初土共藍絲罵得狠,現在總有些幸災樂禍,就不理法庭出現的不公怪事,不理所謂法治,只知「廢青就該死」;但聲音太少,亦可能維穩費不足,媒體 Cover 亦少。

當初騷亂時,罵獨立/本土派最狠最惡毒的,就是黃絲、楊岳橋支持者。聲稱要(在補選)「把保皇黨摑到口腫面腫、仲有好多場仗要打」的關鍵一席的岳少,卻在重要議案表決時,跟梁家傑去了美國叫人關注,沒有打仗,而其支持者當初在新東補選時,猛鬧梁天琦,指責其為共產黨奸細、破壞民主運動、敢做不敢認、不敢付出代價等等。現在有片有罪,黃絲指控不攻而破,而這些黃絲、楊岳橋支持者,在梁定罪後,當然噤聲。

更多的是,現在流行的所謂新聞逃避者。絕大部份香港人本身嫌煩,懶理政治多年,而近年有關心的,經過幾年折騰,都哀莫大於心死,自動懶理或者扮不再在乎,才能生活下去。這批人當然佔大多數,亦不會說太多。

當然,還有點例外的,就是社民連。副主席周諾恆早前說:「十分樂見本土派領袖人物一個一個向法庭認錯」,長毛亦在網台發癲鬧人,不知是否為了將近的選舉,食相再次難看。政治工作者再發出噪音,但這些少數中的少數,已被邊緣化,可以不理。

最後,大部份人,對著兩年前震驚中外的大案,判決後,卻都沉默了。不禁想起魯迅的一句:「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二零一二年國教、二零一四年佔領、二零一六年魚蛋,按趨勢,二零一八年,是在沉默中爆發,還是沉默中死亡?

  • 驛飛颱, 雜談大懶豬, 化作驛飛颱, 本來言無物, 何懼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