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照顧香港,先照顧好自己》

「我只是想確定,在我放監時,不論是三年、五年、十年,都會有人在等待我。」

羅冠聰最近撰文,透露梁天琦的心聲。回想起過去三年多,香港發生過幾場不大不小的社會活動和騷動,對比起以巴衝突、美國本土的階級運動、或是台灣的民主運動,規模小很多,但影響深遠,特別是影響了一整代年輕人對香港未來的看法。

梁天琦,一個港大畢業生,抱著對香港的期盼、對民主制度的設想,選擇了在旺角推動一場所謂的革命。相信他沒有想過,那一天所做的一切,不但無效,而且毀了自己跟同路人的光陰。他永遠不會知道,差點因為自己單方面的行動,破壞了警方、食環署和劉小麗之間的默契。他不了解,本民前的聲勢差點賠上了補選的席位。他不明白香港永遠都沒有獨立的可能。反之,在一輪狂熱過後,他的豪情壯志沒有號召和喚醒同路人,而是一個人獨自面對牢獄。

香港需要政治犯嗎?不需要。這城市需要的是理性的學者、有智慧的管治人才和有心建設社區的地區人士。羅冠聰美麗的文字說出了重點,時代暴怒後寂靜的註腳,社會需要他們去帶領而不是再製造矛盾,繼續墜入敵方的圈套和迷陣。

政途,對於他們這些年輕人,還有幾十年,必定迎來第二度回歸,到時不是談什麼自決,也不是重新翻看幾次英國解密檔案就能迎來更高度自治。恰恰,中央近年已經在香港培育了眾多的接班人,不少年輕人為名為利衝向建制,如果眾志和本民前的領袖和支持者只是用他們以為最確定的方式走,幾可肯定只會徒勞無功。

假如真的希望梁天琦從監獄裡走出來時,能夠為他找到一份議會助理的工作,或是把大學、在哈佛學到的東西學以致用,那麼一眾同路人應該好好準備區議會的選舉,從地區深耕細作,幕後的團隊應踏實地找工作,鍛鍊好實力,照顧自己、朋友和家人。不論這是否一個荒謬世代,最起碼不要再以為帶領群眾向公務員攻擊,就會迎來心目中的理想國。

我們應該欣賞梁天琦勇於承擔後果的勇氣和執著,但同樣地,也希望他能重新振作,當一個有用的政治人。

  • 張景宜,遊走於新加坡、北京、台北和倫敦的媒體人。曾於海外電視台、報章和網媒工作,亦為兩岸三地智庫提供政策研究和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