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旺角行人專用區,理應取消!》

傳媒報導,建制派油尖旺區議會將於今個禮拜四,討論應否要求政府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該項動議由建制派的經民聯提出,原因是現時的旺角行人專用區,經常有人賣唱,亦有大媽在此跳舞,政府則無力監管,已經違背了設立行人專用區的原意。據悉,建制派區議員普遍傾向取消行人專用區,泛民的公民黨余德寶表示反對,認為取消專用區只會將問題「搬到別處」,治標不治本。

在取消行人專用區的問題上,不少人支持的原因,是他們不喜歡大媽們跳舞。作為長期居住鬧市,在旺角工作的人來說,劉信支持取消的原因,則是那些所謂的街頭音樂,查實相當擾民。至於那些主張發牌的人,則好明顯不是當區居民,不知道所謂的街頭音樂,根本是怎麼樣煩人。講白一點,他們完全是「針唔拮到肉唔知痛」﹗

畢竟,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旺角不過是他們的消費和遊樂場地,逛街之時聽到有人彈下音樂,覺得好聽便留下來,聽返一兩首歌,便可施施然離開。正因如此,他們才可以大唱高調,說行人專用區是什麼「孕育街頭表演者的場地」,是所謂的「香港旅遊景點」,可以完全無視該區居民的痛苦。

居住在行人專用區附近的居民,則是完全不同。除非每次一有街頭表演,我們便離家出走,否則我們只能關閉窗戶,默默忍受所謂表演的聲浪滋擾。大家千萬別要以為,只有差勁的表現,才會構成滋擾。其實,不論表演唱得好還是不好,當你要聽着一堆你無法選擇,又無法關閉的音樂,還要一聽便要幾個小時,個個禮拜都會出現,那是相當難受的。這種感覺,不住在當區的居民,根本完全體會不到。

因此,所謂發牌,乃至仿效什麼外國,成立什麼「街頭藝人部門」處理事務,都只不過是站着說話不腰疼的建議。事實上,政府現時是有發牌的。有意在街頭表演的人,可事先向警方申請《在公眾街道或道路奏玩樂器許可證》,他們可在網上或任何一間差館索取表格,填妥的表格後,可親自送交或郵寄至警察牌照課。

問題回來了,他們為何不申請呢?一,他們想申請在行人專用區表演,擔心差人則未必批;二,現行《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四(一五)條,罰則根本過低,最高罰款只有五百,亦從來不會判監;三,他們即使不申請,無牌玩奏街頭音樂,政府不肯嚴正執法,一味姑息縱容,使到更多人跑到那裡表演。

只要有法不執,不嚴正打擊無牌表演的話,不論搞什麼發牌,成立什麼部門處理,都是一句空話。至於公民黨余德寶認為,取消專用區只會將問題「搬到別處」,又是得啖笑。其實在二零一五年,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已推出「街頭表演計劃」,他們如想「搬到別處」,早便可搬去那裡了。為何街頭表演者不肯搬?因為他們貪專用區人多嘛!只有把專用區取消了,一有人無牌表演便嚴懲,他們才肯乖乖地「搬到別處」的。

當然,現在我們講乜,其實也無乜大作用,因為今次的所謂動議,是區議會提出的。區議會只不過是區域性諮詢組織,根本沒有實權,所以今次動議不論是否通過,政府硬是要不做嘢,像現在一樣的懶懶閑,大家一樣是吹佢唔脹的。受苦的,永遠只有當地街坊而已。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