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歷史將判地產商無罪》

土地大辯論提出了十八項搵地方案。黃遠輝的溫文配上反地主的思潮,使現在整個輿論都被智庫本土研究社所壟斷。當中一些反地主的左翼論述很嘩眾取寵,他們是反對公私合營(PPP)的重大炮台。

本土研究社反對公私合營的理據是「官商勾結」,他們計出,公私合營將有五萬億的利益輸送。這個數字實在想爆經濟學家的腦袋都不知如何計出來,比四大地產商的總市值還要高。一般計量模型涉及假設,如果凡公式都把假設推向極限,五萬億的確是可以「製造」出來。一般市民對於億這個單位無大概念,五千億同五萬億都係天文數字,既然係咁,吹大一點又何妨?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十八項不會每一項都被重點討論,有一些方案必定是幌子,例如填平船灣淡水湖等。團結香港基金是政府的友好,他們的意見也被政府尊重,提了出來。所謂十八個選項,一來要夠多,讓公眾覺得認真,二來要轉移視線,三來要引公知走入思考盲點,被十八項框架限死自己,少了去想「源頭減人、重建」等潛在可行方案。

全人類都知道預設的討論重點,必然是 PPP、棕地農地發展,但官方文件寫得不夠詳細,留白的位置很多。本來大家以為地產商會好多動作,好熱烈表態,但今次卻出奇地冷靜。

在梁振英朝代,政府跟地產商的關係被破壞了,要時間修補,而且政府跟左翼公知無形合作,塑造出地產霸權的惡名,更令地產商越來越被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例如上次新界東北一役,就嚇怕不少地產商。現在地產商一代比較重視名譽和 Legacy,誠哥的頭版廣告,製造一流公眾形象。地產商第二、三代則少重本業,如新世界的鄭志剛,花了心思搞文創,做藝術文化。地產商是入了不敗之地,他們不介意賺少一點,做好自己想做的事。

官商不合作,土地供應減少,樓價照升,地產商手持的商場、酒店項目會升值,扯高租金回報,樓照賣亦錢照賺。最重點係,官商不合作引致的高樓價,市民依然買不起樓。關鍵還是在於如何合作、利益點分、如何監察。不合作,地產商依然是既得利益者,市民繼續做輸家,別忘了,還有一班紅色資本在旁。

歷史未到蓋棺,都難言錯對。之前我們覺得官商合作就等同官商勾結,分配不公平,香港人買不起樓;但現在官商不勾結,市民都係買不到樓,我倒是有點想政府跟地產商至少打好一點關係了。道理正如:我們見到年輕人為信念成為階下囚,然後叫同路人「照顧香港」。今日法庭判他們有罪,但歷史將判他們無罪。

  • 原載:《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