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詠強《誰正在將世界推向戰火深淵?》

上台一年多,特朗普搞的事太多,最近其中一個表面簡單、卻影響深遠的事情爆發了!這件事牽連上六十多條人命,和兩千多人受傷。

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的舉動,引發巴勒斯坦民眾大規模抗議示威,並在巴以地區多地,與以色列士兵發生衝突,衝突目前已造成至少六十一名巴勒斯坦人喪生、二千八百多人受傷。事實上從 3 月底開始,衝突已經造成近三百名巴勒斯坦人死亡。

5 月 14 日,遷至耶路撒冷的美國駐以色列新使館舉行開館典禮。七十年前的同一日,以色列宣布建國,次日爆發第一次中東戰爭,近百萬巴勒斯坦人淪為難民,5 月 15 日成為巴勒斯坦無法磨滅的「災難日」Nakba Day,the Day of Catastrophe。

今日,又抹上一層濃重的陰影。

美國白宮 14 日曾將巴勒斯坦民眾死傷歸咎於巴勒斯坦哈馬斯政府。白宮發言人 Raj Shah 對記者表示,美國不會要求以色列對示威活動保持克制,指「以色列有權自衛」。以色列國防軍說:「哈馬斯和其他恐怖組織以抗議活動為掩護,對以色列發動襲擊。」

但是,請注意 5 月 14 日衝突中死傷者全部屬於巴勒斯坦人,以色列連受傷者都沒有。

雖然早在 1995 年,美國國會就通過法案,要求政府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但由於巴以問題的敏感性,此後美國歷任總統都不敢輕舉妄動,一再延遲搬遷行動。去年 12 月,特朗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隨後啟動美國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事宜。

在美國來看,敘利亞和伊拉克持續混亂,也門衝突在升級,退出伊朗核協議迫使伊朗武力對抗,令整個中東動蕩不安,都是美國和阿拉伯國家在中東地緣政治布局的重點。將使館遷至巴勒斯坦人視為未來的國家的首都,會中斷巴以問題的和平解決。敘利亞被左右夾攻,未來加上伊朗和以色列衝突,難民潮會再度惡化,使歐盟內部分裂,牽動環球避險意識,致油價美滙上升,同時可以打擊中國經濟發展。或許對美國來說這是最理想的,一石三鳥的陽謀。

美國的手腳還不只伸到中東。

經過幾個月的蜜月期,南北韓看來正是水乳交融之際,北韓宣布「無限期」推遲原本安排在 5 月 16 日舉行的北南高級別會談,之後平壤再次發表聲明,因應美國做出新的威脅,如果美國堅持要求「單方面棄核」,朝鮮將取消金正恩與特朗普的會談。

當中原因是南韓與美國在 5 月 11 日,依照「原定計劃」,繼續開展針對北韓的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被北韓視為挑釁與對抗行為。美國國務院的反應明顯後知後覺,反復強調北韓早就知道美韓軍演,並且表示理解。不過,金正恩此前說過所謂理解美韓聯合軍演的意思看來是視為軍事威嚇。

事實上,在即將進行會談前繼續軍事演習,明顯不符常理,在禮貌上、態度上,既然友好會談,也該釋出善意吧!可是美國非但繼續軍演,更進一步提高了它談判的叫價,令雙方分歧加大。北韓外務省副相金桂冠拒絕了特朗普政府:要求北韓採取利比亞十五年前的方式,在沒有相應對等安排下,就拆除並交出核計劃;金桂冠強調「如果美國試圖單方面要求我們棄核,而沒有相應安排,不得不重新考慮是否接受朝美領導人會談」。

另一方面,在 5 月 12 日,緬甸北部武裝衝突再起,而這場發生在緬北地區的衝突,也再次殃及中國:二名在緬中方人員死亡,三枚火箭彈和部分流彈落入中方境內,三百多名緬方邊民逃往中國境內。緬北的地方武裝組織與政府軍的衝突時有發生,並多次禍及相鄰的中國邊境地區,但近幾年,中國在緬北和平進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因為中國特使的積極斡旋,才有了緬北武裝參加和平會議,情況也逐漸好轉。

但是為何又突然出現「近年來發生在緬甸邊境地區最嚴重的流血事件」,嚴重阻礙了緬甸的和平進程?美國的態度更為可疑。在聯合國 14 日召開的會議上,本來由聯合國代表團通報去年緬甸若開邦人道主義危機最新考察情況,美國就借這場危機指責中國。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在發言中說「有些成員國出於私利等原因,阻止我們採取行動」,不點名批評了中國,認為中國對英國此前提出的、針對緬甸問題起草的安理會聲明進行了大量實質性修改,導致最終通過的只是一份措辭較為軟弱的聲明。

然而,緬甸仍有四成地方由軍閥割據,只有通過對話協商,以全面包容性政策推動和平進程,才是實現緬甸和解與和平的唯一現實可行途徑。更強硬的聲明只會引起更大的爭議和抗拒,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干預做法,試圖介入緬甸內政,不僅不會緩解緬甸各民族之間的矛盾,反而會使問題更加複雜,進一步加劇當地人道主義危機的惡化。武裝分子正欲乘機搞事,美國是否要把緬甸搞成另一個伊拉克呢?

  • 霍詠強,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