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政府應反省旺角行人專用區》

旺角行人專用區問題擾攘多年,有區議員終於出手,動議要求政府考慮取消。旺角行人專用區近年發展成「鬥大聲」的嘈吵區域,途人避之則吉。今次建制派議員出手,可以說是政府多年來不決心加以規管的後果。政府亦應當心,最終動議會牽扯到言論自由,變成政治風暴。

政府過去多年一直因為欠缺一套有系統的條例,未能有效規管旺角行人專用區。噪音個案上過庭,裁判官提出過建議,但當局卻未有走前一步想辦法平衡居民、商店店主及表演者的利益。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問題涉及民政局的藝文政策、環境局的噪音管制政策、亦都牽涉到商務及經濟局的旅遊政策,但政府一直由最低層級的民政事務處應對區議會,政府高層不出面協調,一直抱著少做少錯的心態,拖得就拖。區議員表達居民不滿,出動最終武器「殺區」是可以理解。

各方利益之間是否不能平衡?街頭表演是否不能監管?在香港的另一端,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在 2015 年已推出「街頭表演計劃」,讓表演者在文化區內六個指定地方作表演,而申請者須在申請當日作示範演出,成功申請者將獲發許可證,有效期為一年。至於文青嚮往地台灣,各地文化局自行舉辦考試,藝人經由不同領域專家學者、文化局代表、公共空間管理人和街頭藝人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審核,通過者才能憑證從事街頭藝文活動。然而,不論西九及台灣制度都受到街頭表演者的質疑,指受政府部門審查。

歐洲的規管則比較具規模,而且較為專業主導,對表演者的配套較好,或可成為香港當局參考。英國倫敦專門設立「街頭藝人部門」處理事務,更在街道規劃時已定出不同的街頭表演角落,列明演出時間及需要領牌的地方。為了令行人專用區更加方便行人,當地政府與交通局、地鐵等部門合作,改善附近的交通線路。比利時布魯塞爾則按藝術類文憑或官方主辦的考試,由政府頒發街頭表演許可證。即使有了許可證,當地政府也規定僅能在十七個規定的地方演出,於早上九時到晚上十時之間表演,不得損毀公共設施及妨礙公共服務,所有有聲音的演出只能隔一小時表演一次。

外國公共空間較大,騷擾到附近的持份者機會較少,經驗未必可全盤照搬,但香港當局再不能扮駝鳥,眼巴巴看著一個香港旅遊景點以及一個孕育街頭表演者的場地,因為疏於管理而被取替。我們更需要政府利用創新方法,大刀闊斧解決問題。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