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廿三條立法,要等時機》

自從港獨成為一個大家可以借題發揮的議題後,大家都開始談及《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廿三條立法擱置已過十五年,這十五年來的香港,漸成國家眼中的一個危及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的地方。不過,即使近日北京或西環官員都表明香港政府要按《基本法》的規定自行立法,林鄭政府仍稱「未見到合適的時機」,所以暫時未有立法時間表。一方急,一方緩,中間肯定北京、西環和金鐘都有共識,只是大家的側重點不同。至於林鄭近日被傳她在廿三條的表現會成為能否連任的「考牌作」,似乎機會也不低。

根據香港的現有法例,《基本法》廿三條所禁止的七種行為,都基本上可以找到條例來禁止,故《基本法》廿三條立法的工作基本上就是整理現有的條文,另立《國家安全條例》,以確保該些條文的執行符合《基本法》廿三條所訂明的立法原意。看似簡單,但實際上要經公眾諮詢、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和大會的審議和三讀通過,需時甚久,假如社會形勢和政治局勢出現重大變化,就可能令廿三條立法面對較大的民意壓力和阻滯。

現時主流民主派的論述,普遍都是支持《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於普選後才正式展開。現時未有普選,民主派自然不會支持現階段啟動任何立法籌備工作。可是,北京近年的巨大壓力,又令港府又不得不思考何時展開工作,可能未有普選就需要製造氣氛,令公眾開始討論廿三條立法。

之前曾鈺成的智庫建議,政府處理政改和廿三條立法,應採取梅花間竹、先易後難的方法,同時推進兩項重大議題。對政府而言,此方法確有參考價值,同時處理兩項問題,最少令公眾覺得政府重視他們的訴求,也令北京對香港將來的普選放心。

不過,最重要的就是到底廿三條立法,能否解決公眾和法律界的各種疑竇。假如政府不得民心,不獲信任,其實廿三條立法也只能是空中樓閣,引發更大的社會糾紛。

一動不如一靜,靜待時機,讓林鄭政府透過政績爭取更多信任和支持,廿三條立法和政改才更有條件進行。又或許,在二零二零年之後,政府就能等到這時機的出現,推進兩大議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