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總統一有醜聞,美國就會打人》

特朗普總統,最近比較煩。因為他這兩個月來,接二連三的大出洋相。三月初,色情片艷星「風狂小丹」(Stormy Daniel)才控告特朗普,說他先前付給她的 130000 美元「掩口費」協議根本無效,因為協議文書並非特朗普本人簽署,而是經律師交收的。本來嘛,有錢佬玩女人,正常不過,可是玩到出動律師大狀白紙黑字,真是何其壯觀也。「風狂小丹」真名 Stephanie A. Gregory Clifford,乃共和黨員,曾參選二零一零年路易斯安那州的州議員選舉,並非尋常愛情動作片女星也。

好不容易熬到四月,在月初原本以為可以在外貿問題上討中國便宜,以嬴得國內製造業選民的歡心;孰不知踢到鐵板,中國一句「抽你大豆稅」,秒殺美國。特朗普即刻收皮,還要一臉懵逼的說:「我們永遠是好朋友」。

繼而傳媒不識相,追訪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如何是好」。饒是此君曾逼得日本硬啃「廣場協議」,但慘被中國打了個滑鐵盧,被人如此當面揭瘡疤,老羞成怒,不禁指手劃腳,大叫「Blame China! Blame China!」,認真有失儀態耳!

玩女人的事就算了,反正美國民風開放,男歡女愛,真金白銀;真正要命的,是和中國這次的交手,特朗普自己搬石頭砸自己腳,最後兩面不是人。特朗普之所以上台,一是他承諾復甦美國的各樣工業,二是大白人主義加基督教價值觀取向,前者讓他能夠取得製造業人口的選票,後者則令他在民風比較傳統古舊、強調基督教價值觀、以農牧業為經濟主力、俗稱「Bible Belt」的中南部州郡當中獲得支持。

為了國內製造業,發動貿易口水戰,結果中國打蛇打七寸,釘佢大豆入口。特朗普顧得農民(大豆),顧唔到工人(製造業),反之亦然。順得哥情失嫂意,最後可能兩面不討好,還要在國民面前大大的失禮,就連最高級的經濟官員,都一臉前路茫茫不知如何是好的醜態,你教國民如何有信心? 

這時候,就要祭出美國政府一向慣用的「大殺器」:攻打其他國家,引開民眾視線。

說實在,美國佬出了糗,要靠攻打外國來轉移國民視線,這也是美國另一項「優良傳統」。想當年,美國第四十二任總統比爾.克林頓,年青而能幹,手腕高明,美國國運蒸蒸日上,因此極受民眾歡迎。不料一九九六年,他和白宮見習生莫妮卡.萊溫斯基搭上了。紙包不住火,這事兒最後被人捅了出來。克林頓先是死口不認,但一眾共和黨員死咬不放,並找出關鍵證物,「染有總統精液的裙子」,於是克林頓的政治生命汲汲可危了,問題不是性醜聞,而是因為克林頓一開始沒有承認!共和黨將它炒作到「做偽證」的層次上。萬一成功入罪,克林頓可會成為美國史上第一個被彈劾而最後下台的民選總統。 

克林頓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七日在大陪審團前作證,承認和萊溫斯基有「不恰當的性關係」。八月二十日,大陪審團尚在開會討論期間,美國軍艦在紅海發射飛彈,轟炸了蘇丹和阿富汗。克林頓故意在黃金時段內公開此消息,聲言為「在大使館爆炸案中的美國死難者報仇」,行動代號「無限延伸」。之後的十二月,美軍彷彿食髓知味,在十二月十六日至十九日連續轟了伊拉克四天,行動代號「沙漠之狐」。大家注意日期:十二月十九日正正是克林頓要在眾議院接受彈劾的日子。

當時不論國內評論還是國際分析,都認為這兩次的軍事行動是站不住腳的。一、都說伊拉克有大殺傷力武器,可人家聯合國調查員都還在查,你急著炸什麼?二、是次轟炸,對伊拉克的戰鬥力不構成損害,主要是打掉了薩達姆的一兩座行宮、別墅。相反,卻有不少飛彈落入民區,做成平民百姓死亡。

因此美國輿論認為,克林頓故意在這些關鍵日期發動攻擊,就是為了引開國民的注意力:別再理會我的蛋蛋,多點留意我射的飛彈。這一招十分卑鄙,但卻很有用,以結果來倒果求因,只要我們看到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二日的參議院裁決審議中,針對克林頓的偽證罪和妨礙司法公正罪都被否決,就可以知道,「死數萬個中東人」來解決「一個美國人」的問題,是行得通的。

時光荏再,二十年後的二零一八年,風水輪流轉,民主黨的總統寶座讓共和黨的特朗普搶到了。特朗普本人十分能幹,白手興家,在商場上無往不利;但政治手腕卻遠及不上克林頓,最少他未能整合共和黨黨內的分歧,亦缺乏個人魅力來壓陣。通俄門、女婿門、炒魷門、丹丹門,再加上這次貿易爭端的撞板門,美國政府上下急於彌補這些漏子,不得已,只好老調重彈,出橫手轟炸其他國家,禍水東引,李代桃僵。

君不見特朗普總統在四月初口水戰失利,四月七日就傳出敘利亞有「化武殺平民」的消息,然後八日上半夜就有「影片」在各大網站流傳,說敘利亞政府用化學武器毒殺婦孺,然後上午九點正,特朗普就在推特罵「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是禽獸」,並在第二天四月九日星期一的公開發表會上,說要「在四十八小時內讓阿薩德付出代價」。

這幾宗事故,時間上配合的絲絲入扣,本來是十分完美的;余某人猜想,對於美國來講,一切就應該好似二零一七年轟炸敘利亞一樣,霎時出手,打它個猝不及防。美國道義上有了,行動也有了,國民無知,見到咱們的大總統為正義教訓了「大禽獸阿薩德」,就「總算做了件好事」,也就複制了一九九八年八月的「無限延伸」。於是,風向就被帶走了。

不料國運這回事,你真的不能不信邪。二十年後的美軍想照辦煮碗,但兩名小弟「唔生性」,露了餡。第一個是以色列,它急著偷雞,在四月九日就轟炸了敘利亞的空軍基地。另一個就是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她急著要出手,竟然繞過國會,想強行出兵,下令英國艦隊逼近敘利亞海域。英國和以色列這樣的異動,行動節奏完全「甩 BEAT」,其中一個可能,便是劇本早已編好,分發到各人手上,但導演兼第一男主角特朗普大統領突然發牙痕,即場爆肚,話四十八小時郁手云云。兩名小弟會錯意,唔知大佬拋浪頭拋慣了,所以「哪哪聲」郁手,結果打草驚蛇,激得俄羅斯駐貝魯特大使亞力山大.札瑟普金(Alexander Zasypkin)在四月十日擱下狠話,說普京總統已經直接下令,要是有人敢射導彈,俄羅斯就敢把它就打下來,連帶把射導彈的也幹掉。 

起初英美法三家也是腳軟的,四月十二日的聲明是「三方國家領導人就此周末出兵一事,尚在諮詢各方面的意見。目前仍未有任何確實決定」。特朗普則不忘他「網癮總統」的本色,繼續在推特發文呃 like:「Never said when an attack on Syria would take place. Could be very soon or not so soon at all!」,之後在十三日當地晚上時份,這三國真的轟了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北方,西方國家「聲稱是化武倉庫及基地」的前敘利亞軍據點荷姆。

嘩,這三個傢伙膽大包天,擺明剃普京眼眉。須知道,此普不同彼普,向來是個少說多做、說一不二的硬漢。如果他今次食言,人地郁手了他依然袖手旁觀的話,那麼他當初出任俄羅斯總統時所發的豪言壯語「給我二十年,我還你們一個強大的俄羅斯!」豈不是成了空談?

大家入定花生等睇戲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