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粉嶺高球場是老海鮮禁臠,收回更有利吸引富人》

我對於土地政策的立場,一以貫之,沒有變過:香港的土地供應是,除了郊野公園過多,比例上世界第一之外,每種土地都嚴重缺乏,包括了住宅、商廈、道路、停車場、市肺、也即是在鬧市中心的公園、以至於文康設施、醫院等等,均都供應不足。所以,我雖然是開闢新地的鷹派,但卻也反對所有的盲搶地,例如把市肺變成住宅,又或者在沒有新加道路、休憩、文康等等設施而貿然增加住宅。

因此,對於球場,我的立場是:維持不變,因為香港的高球場地太少,不宜用來建屋,不過高球場要收回給康文署管理,與眾同樂,不能任由它成為一小撮特權人士的禁臠。

然而,現時有一種說法,就是香港不能民粹,更不能只為窮人服務,有錢人也需要高級休憩場所,這才能夠吸引到更多的資金和人才留在香港。

對這個大前提,我完全贊成。我一向認為,香港不能專起公屋,不能成為貧民窟,在某程度上,要成為富人的樂園,要效法摩納哥,讓富人在這裏活得更開心,花更多的錢,這才能令到香港更加富裕。所以,我也一直提倡,在大嶼山興建賽車場,在離島打造遊艇會等等。

粉嶺高球場則是另一回事。它佔地 172 公頃,只有 2,610 名會員,其會籍高達幾百萬元至一千多萬元。然而,會員們究竟是否付出這麼多錢,去買下會籍呢?像李嘉誠、李兆基這些超級富豪,當然沒所謂,但像湯家驊、葉劉淑儀、林健鋒等等,根本不會捨得高價購進會籍,只是多年前以平價買回來而已。

換言之,高球會籍是 Old rich,用固有特權去玩「新黎新豬肉」遊戲。這又是地產霸權的另一延續:你叻又點?要加入我們,你要付出十倍的代價!但記著,這些 Old seafood,只是食盡資本增值,並沒有生產力。

總括而言,加收高球會市值租金,即是八千萬元,或者是收回來重新拍賣,又或是交由康文署管理,都可以有效釋放高球場的價值。對於有能力創造經濟價值的 New rich 而言,將覺得香港更加宜居,也更有利於香港經濟。

  • 原載:《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