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猶太血洗加沙地,猶太人三千年本性》

2018 年 5 月 14 日,是猶太人成功復國七十周年,也是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喬遷之喜。這邊廂,衣香鬢影,歌舞昇平,鎂光燈此起彼落,照著阿美利堅大統領的美人女兒伊萬卡為大使館揭幕;那邊廂,不出七十公里之遙的加沙地帶,卻是子彈橫飛,血肉模糊。以色列士兵舉著槍,借口巴勒斯坦平民衝擊禁區邊界,向他們無情的開火,而那邊界的另一端,原本是巴人的家園,所謂禁區,所謂邊界,是猶太人一言堂定下來的。

然而,要是你有興趣拿起《舊約聖經》翻翻看,你就會知道,原來這種殘暴的罪行,猶太人早有前科。《舊約.約書亞記》第六章第二十一至二十三節,記載著一宗種族大屠殺事件:

  • 「……又將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驢,都用刀殺盡。約書亞吩咐窺探地的兩個人說:你們進那妓女的家,照著你們向他所起的誓,將那女人和他所有的都從那裡帶出來。當探子的兩個少年人就進去,將喇合與他的父母、弟兄,和他所有的,並他一切的親眷,都帶出來,安置在以色列的營外。眾人就用火將城和其中所有的焚燒了;惟有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都放在耶和華殿的庫中。」

這裡說的,是猶太人攻打外邦人城市耶利哥的事。約書亞是繼摩西之後,在曠野流浪的猶太人的領袖。在猶太人攻陷耶利哥城之後,他下令進行大屠殺,連牲口也不放過。

耶利哥城在舊約聖經時代,是座繁榮的大都會。耶利哥一名有三個解釋,一是「眾香之國」,因為它是當時中東一帶的香料集散地;二是「棕櫚之城」,因為它水源豐富,綠洲處處,城內外種滿了棕櫚樹等植物;三是「月神之殿」,因為耶利哥信奉月神教,非常虔誠善良,宗教氣氛濃厚。

然而,這麼一座富饒美麗的城市,在猶太人的屠刀下,化作頹垣敗瓦,屍山血海,連最後的人口都殺盡,從此只成為教科書上的名字。

猶太人嗜殺成癮,在「種族屠殺」掉耶利哥城之後,下一個目標艾城也是如此。同樣是《約書亞記》的第八章,如此寫道:

  • (在攻陷艾城之後)「……以色列人在田間和曠野殺盡所追趕一切艾城的居民。艾城人倒在刀下,直到滅盡;以色列眾人就回到艾城,用刀殺了城中的人。當日殺斃的人,連男帶女共有一萬二千,就是艾城所有的人。約書亞沒有收回手裡所伸出來的短鎗,直到把艾城的一切居民盡行殺滅。」

看到這裡,大家可以想像這畫面:在曠野之中,哭聲震天,無辜老百姓沒命的奔逃。男人為救家人,擋在後面,身上中箭如刺蝟,不支倒地。女人抱著孩子逃命,猶太人追上,一刀斬下,母親連著嬰兒,分作四段。老人跪在地上,發抖求饒,然而年青的猶太士兵毫不猶豫,哈哈大笑,一矛札下去,當胸刺了個透穿…… 成千上萬的屍首堆疊在城門外焚燒,猶太人的領袖祭告天神,報告說神的正義得到彰顯。

OK,如果你們認為,這只是偶爾出了個草菅人命的君主,不能代表全個猶太民族,就似德國人出了個希特拉,不能說所有德國人都是殺人狂,又或者你認為這是戰爭,不能以常理測度,然而猶太人可不這麼想,他們認為這個殺人魔王約書亞是他們的民族英雄、偉大的宗教兼軍事領袖。後世不少猶太人用他來作自己孩子的名字,包括大名鼎鼎的耶穌,他原來的名字就叫「Joshua bin Joseph」,木匠約瑟的兒子約書亞,出來行走江湖後,才改名做「Yeshua」,拉丁化後變成「Jesus」。

如果一個德國人把自己的孩子改名做「希特拉」,你會作何感想?若連「打救/夠你」的耶穌,都用「約書亞」做名字,猶太人有幾認同呢位君主,可想而知。

事實上,猶太人對這些「種族屠殺」行為洋洋得意,把惡行堂而皇之的寫在「聖書」上面,等於將「種族屠殺」列入「國民教育」。猶太人的「憲法」,《申命記》裡面,劈頭第一句就是「耶和華領你進入要得爲業之地、從你面前趕出許多國民、就是赫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共七國的民、都比你強大。耶和華將他們交給你擊殺、那時你要把他們滅絕淨盡、不可與他們立約、也不可憐恤他們。」

經過多年來西方教育的洗腦,現代人一提起猶太人,只會聯想到「集中營、被逼害、被屠殺、好很慘」。余某此文,只希望讀者們看到 5 月 14 日的新聞後,能夠明白到這種殺人不眨眼、賤視其他民族性命的行為,才是以色列人自古以來的本性。

  • 余孚,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