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丈《直資真相:中產的階級隔離政策》

七零後和八零後的家長的成長年代,不計國際學校的話,名校全都是官校和津校,沒有直資。原因很簡單,當時政府對學校的資助條件就是跟從政府的收生制度。現在我們看到的直資學校,是在九七後特區政府放鬆直接資助的規則而製造出來的。

我和哥哥是基層到底層的學生,在極普通的小學讀書,算是名列前茅,父母不懂申請自行收生什麼的,我們靠派位進入了兩間過百年歷史中學,在那裡經歷了「work hard,play hard」的七年。這兩所學校不乏達官貴人的子弟,但也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基層學生,在那個地方,同學之間的階級壁壘一點也不明顯。

後來有了直資,情況不同了。哥哥的母校變了直資,他一直聯絡的老師說,變了直資之後,學校不用收派位生,學生的家庭背景幾乎都是中產或以上,所謂的助學金,基層不懂也不敢申請。他這個說法,令我想起鄧肇堅中學校長形容他以前在某間轉直資的傳統名校任教時的觀察:「最窮的學生也住海怡半島」。

到我自己做家長,看著那些學校名單,聽著其他家長如何討論報學校,我明白一件事:家長選校,其實是憎人富貴厭人貧。

在未有直資的年代,小學名校再搶手也會收到大抽獎的學生,中學會收到派位生。這不是教育大鑊飯,而是一種減少階級壁壘的社會制度。九七之後,政府容許傳統津校轉為直資,一邊收政府資肋,一邊自訂學費。直資學校可以完全自行面試收生,結果當然收到的都是家庭支援最強、最懂得遊戲規則、社經背景最好的學生。

經政府吸引,傳統名校轉直資之後,可以升級變成收政府資助又收貴學費的真正貴族學校,盡收面試表現好、社經背景好的學生。剩下來繼續參加派位制度的津校,收到的學生便是名校揀完揀剩的學生,這無異迫使本來不轉直資而有名氣的津校跟上直資的隊伍。這種循環之下,剩下來大抽獎的學校收生的情況更嚴峻,學生階級更單一,舊學制促進社會融和的功能削弱了。

我認識的中產或以上家長,不太反對這種制度,為什麼?因為他們最有機會擠進這些直資學校。對於他們來說,直資學校的好處是可以提供一個階級不會太混雜、同學仔都是「醒醒目目」的環境。正如我上面所講,家長是憎人富貴厭人貧的。直資學校就能讓他們付出多點金錢,得到政府大額資助的優質教育,遠離他們不想見到的混雜階級。

一些家長即使不是憎人富貴厭人貧,也會因為參加大抽獎的學校少了,所以不能不報讀直資學校。

本來九七前的津校制度的設計,是一個促進社會融和的制度。現在的直資制度,表面上是讓辦學團體更自由,實際上是給他們誘因,不用承擔派位制度的責任。與此同時,中上階層家長也樂見直資制度,因為他們是得益者,儘管他們小時候可能出身基層,得益於官津派位制度。

如果學制是地鐵,舊制的得益者不少出身基層,他們擠上了地鐵之後,成功了,便支持寒門小孩擠不進來的新制,而他們還會騙自己說,這是能者居之的公平競爭。

  • 三千丈,香港土生土長夾心階層,結婚生仔做了家長,面對荒謬社會,無名火起,唯有寫作自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