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健《八億之後又八億,資優學苑公帑深淵》

香港有一個資優教育學苑,位於沙田,為特別資優的學生提供第三層次、即校外的專門訓練學習。本人既非資優,也不是資優兒童的家長,正常來說,和資優教育學苑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不過,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中,財政司司長建議向「資優教育基金」注資港幣 8 億,才引起了注意。因為僅僅兩年前,即 2016 年,此基金才成立,當時是 8 億。兩年後,竟然又再向庫房索取 8 億,頗為令人側目。

人有賢愚,世界上從來都是有些人資質優秀,有些人相對平庸。香港的教育,自 1990 年教統局第四號報告書中,始開始關注資優教育。一直到了 2006 年的施政報告才建議成立一所資優教育學苑。於是乎政府撥出 1 億,何鴻卿博士撥出 1 億,共是 2 億作為啟動基金,2008 年學苑正式投入運作。學苑是獨立運作的非政府機構,董事會由社會各界人士組成。

2016 年,施政報告建議成立「資優教育基金」,以其投資回報支持學苑的運作,當年就撥出了 8 億。基金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為法團受託人,設有「資優教育基金諮詢委員會」,向教育局局長提出建議。基金的賬目則提交立法會。

2017 年,8 億的投資回報是 2.8% 即 2240 萬,不夠支持學苑的營運開支 3600 萬。2018 年預計回報是 4.6%,這次有 3680 萬了,但學苑跟從諮詢委員會的建議,擴大了服務,仍然是入不敷出,所以政府提出再向基金注資 8 億,讓它有 16 億的本金。那麼就足夠學苑的營運開支了。

發展資優教育,對香港百利而無一害,所有香港人都會舉腳贊成,但有關學苑和基金的財政安排,卻有不少令人不解的地方。

第一,為何學苑會是一個獨立的 NGO,而非資助機構呢?學苑雖然不是一間全日制學校,但其營運開支幾乎全由政府資助,為何政府不選擇以較直接的方式參與學苑運作呢?

第二,為了單一機構每年數千萬的開支,政府綁死自己 16 億的資金,這是否值得呢?尤其是綁上外匯基金,其投資回報似乎及不上很多股票投資基金的收息組合。遠的不說,16 億買中電(0002)、煤氣(0003)、匯豐(0005)、港鐵(0066)和領展(823),相信穩健程度不輸外匯基金,但股息率應該遠勝之。

第三,也是我認為政府最應該解釋的一點,是為何十年過去,學苑未曾得到外界的捐贈和贊助?在網站上看過學苑的高級管理層名單、架構,似乎沒有一位負責籌款和財務事宜,最接近的,僅是一位「機構事務部總監」,其他的都是學術人員。按照常理來說,手握資優學生,會有很多商人、財主願意捐助。坦白一點說,要是我有錢,我也想先捐給資優學苑,再去捐給清貧學生。誰不想未來科學家、發明家拿諾貝爾獎的時候,公開的感謝我呢,這可比甚麼廣告都要強。大學的捐款都看名氣、看排名,沒有理由香港資優學生集中起來,資優學苑卻一毛錢也籌不到的。我認為,既然學苑是獨立於政府的 NGO,應該嘗試在籌募方面加強,才再向政府申請資源。

  • 陳家健,香港領先研究所總監、香港大學校董、上市公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