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亮《泛民被逼含淚撐鄭松泰》

如無意外,今日立法會大會將討論鄭松泰的譴責動議,全數建制派將會贊成動議,而全體民主派亦會反對。在無人失蹤的情況下,動議將不獲三分之二支持,否決機會極大。不過,過往熱血公民都獨來獨往,鄭松泰進入立法會又以 1 : 69 自居,投票取向有時又刻意跟民主派不同,其警員犯罪資料庫的動議,又被民主派議員反對,只得少數贊成而被否決。民主派是次支持鄭松泰,很難說不是為勢所迫而選擇含淚投票。

鄭松泰議員的表現,在廣義反對派看來,表現絕不合格。他除了因為國旗案而為人記得,其他事情基本上表現平平,議會抗爭失去蹤影,如議事規則修訂、一地兩檢法案委員會,鄭松泰連抗爭或掙扎都沒有,比民主派更乖。這樣的人,在選舉中信誓旦旦,出盡力氣狙擊何君堯,搏得不少掌聲,不過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口頭支票而已。鄭松泰當選,可謂是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最大騙案之一。

今天的政圈,不少民主派、本土派中人均對鄭松泰不屑一顧,認為立法會即使沒了他,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甚至覺得換走他,讓其他有能者登此位更好。民主派要保住鄭松泰,其實都只因為若這樣就 DQ 民選議員絕非恰當做法,反對取消議員資格恆常化,並為許智峯的譴責動議預先熱身,僅此而已。不過民主派打從心底裡恨不得馬上換掉鄭松泰,換過立場鮮明、較易合作、合群的人擔當議員。

政圈通常都是口不對心的人佔多,而是此事畢竟都是有「大義」之名,民主派縱使心裡厭惡,覺得此事太「小學雞」、幼稚,也不敢造次。我認為這類不做事、騙選票、以抗爭之名行搵錢之實的政棍,確實人人得而誅之,但不是以譴責動議將其驅逐,而是由選民運用手中選票將其換掉。

不知道時至今天,當初投票給鄭松泰的選民看到今天其議會表現、所作的幼稚行為,又會有甚麼想法呢?

  • 蔣彥亮,線報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