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保保對決,黃梁一夢》

近日日本政壇,在野黨又出現整合潮,希望之黨與民進黨合併成為國民民主黨,簡稱「國民黨」,被一些華人網友取笑說由民進黨變成國民黨了。不過筆者認為,此舉進一步證明所謂保守對保守的「保保對決」,只是一場美夢而已。

日本有些保守思想的政客認為,要與右傾的自民黨對決,不應該靠左派,應該靠右翼思想與自民黨爭奪右翼選民,在選舉中形成「保保對決」,成立一個新政黨與自民黨形成「兩大保守政黨制」,排除革新的左派。

近年出現的大阪維新系政黨,本來就已經吸收右翼思想,維新會在 2012 年成立,橋下徹憑藉「大阪都構想」在大阪組成鐵一般的勢力,掌握大阪府知事與大阪市長,在兩地議會都有優勢。橋下希望進軍中央政壇,有傾向與東京都知事石原合作,當時民主黨政權大樹將傾,首相野田佳彥為了要殺橋下、石原一個措手不及,解散國會。結果石原與橋下二人匆忙地結成日本維新之會,之後橫掃近畿地區,在全國各地的比例議席都有所斬獲,風頭一時無兩,甚至連自民黨內有些人建議放棄有宗教背景及左傾色彩的公明黨,與維新會合作,後來維新會的席次走下坡,才沒有人再提及此事。

石原慎太郎式的右翼沒有市場,而橋下式的右翼,亦只能一時三刻有市場,近年維新會之所以在大阪仍然有鐵票,靠的是橋下徹的「大阪都構想」。石原與橋下二人反目,最後因而分黨,橋下組成維新之黨,更一度想拉攏民主黨的細野豪志與前原誠司等人組黨,不過二人拒絕。後來維新之黨被原民主黨人掌握,結果再一次分黨,大阪系的人組成大阪維新會,而維新之黨與民主黨合併變成民進黨。本來民主黨本身是吸收了左翼的社會黨、右傾的自民黨兩者的成員組合而成的,所以執政以後發生左傾政綱不能兌現的困境。

筆者在評論維新會的時候很喜歡用一個詞語來形容他們,那就是「維新新動力」,參考哪個詞?大家自己猜想吧,意即維新會雖然標示自己是第三勢力,但在中央國會只是自民黨的走狗,逢自民黨的議案都多數支持,很多時候在野黨杯葛時,「維新新動力」就站在自民黨一方批評在野黨,例如民進黨黨魁蓮舫的雙重國籍問題,追咬得緊的不是自公,反而是在野黨維新會。

民進黨在 2016 年參議院選舉,好不容易成功整合在野勢力,回復基本元氣,但在東京卻殺出小池百合子。2017 年都議會選舉,小池的都民第一會大勝,不但自民黨的席次被壓至歷史新低,民進黨席次更被壓至個位數。在這個時候,小池正準備進軍中央,而民進黨例如細野豪志等人離黨,與小池結成希望之黨時,自民黨解散國會。前原誠司亦快速與小池協議好,整個民進黨與小池組成的希望之黨合流。當時希望之黨初成立而欠缺地方組織與資源,而民進黨則欠缺聲望,這樣有助於對抗自民黨。

但未幾,對於是否接受整個民進黨的人參選,小池卻表示否定,會視這些人以前的安保觀與憲法觀而定,明顯是希望排除左派人士(因左派反對修憲,維護和平憲法),而前原誠司一直談判卻不得要領。小池亦傾向在東京都各小選區內排除民進黨原本已經安排的候選人,例如東京七區從 2000 年起是民主黨長妻昭的地盤,長妻只在 2005 年輸過一次,他在民主黨選得最差的 2012 及 2014 年兩次選舉仍然不動如山。今次小池提名都民第一會代表的父親出選,這是否顯示小池乘大勝餘威要踢走長妻昭,獨霸所有在野黨在東京的地盤?

於是,在民進黨黨魁選舉中輸給前原誠司的枝野幸男宣佈退黨,組成立憲民主黨,而民進黨的不少左派的人加入立憲民主黨,亦得到社民、共產等左派政黨配合,整合每區一個候選人。立憲民主黨籍哀兵、弱勢姿態,盡吸左派選票及游離、同情票,結果在比例代表數量大增的情況下,越過希望之黨成為在野第一黨。

細野豪志、前原誠司等人認為,他們是排除了左派而結成的新政黨,原本寄望「小池旋風」能與自民對決,但因為刻意排除左派引起反感,不單東京的小選區幾乎全軍覆沒,連小池原本的地盤也失守,整體議席都不如預期。選後小池宣佈專注於東京都政,不再參與希望之黨黨務,最後希望之黨與民進黨協議合併成國民民主黨。細野選擇不入新黨,以無黨籍身份活動,前原則加入這個新政黨。結果這場「保保對決」鬧劇終究要回到與民進黨合作的老路,但民進黨系已經大分裂,未能回到以往的最大在野黨地位了。

到底「保保對決」有沒有市場?其實並沒有,因為自民黨仍然握有大量支持及組織票,要樹立一個「非自民保守」勢力,就要與自民黨作區隔,而且要與在野黨有一定程度上的議題合作,不能像維新會一樣,甘當自民黨 B 隊。重組在野黨只是不斷換招牌,但招牌下的人仍然都是老面孔,被人看破手腳,那麼所謂「保保對決」的構想都只是黃梁一夢而已。

  • 蘇景仁, 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