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誰容不下孫中山的母語?》

本來,劉信不欲多談粵普之爭和繁簡之爭,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所謂的粵普之爭和繁簡之爭,只不過是反對派的定期政治操作。有趣的是,每次反對派炒作繁簡或粵普之爭的時候,總有一些建制派,或打扮成建制派的人,出來熱情配合。例如早陣子,有人撰文時上綱上線,聲稱「廣東話和繁體字,也是一國兩制內的兩制」。及後,又有人為其搖旗納喊,質疑一國兩制是否「不容孫中山的母語」。

撇開那些故作高深的內容,有人認為《基本法》第五條表明,「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而大多數港人的粵語和繁體使用習慣,則屬於「生活方式」,所以屬於一國兩制的兩制,也要「五十年不變」。劉信認為港人的語文使用習慣,跟一國兩制無關,則是犯錯誤。

好明顯,有些人有意把第五條的條文,解讀成「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原有的生活方式」。然而,大家翻閱英文版的話,是「the previous capitalist system and way of life shall remain unchanged for 50 years.」,第五條的意思應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原有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換句話說,一國兩制一直是談香港姓資還是姓社,生活方式上也分姓資姓社。

大家不要忘記,當年大陸決定收回香港時,改革開放才開始不久,大陸仍有一套過着「政社合一」的社會主義生產和生活方式。直到 1983 年取消人民公社,1992 年決定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種公有制的生活方式才出現根本改變。正因如此,鄧小平談到一國兩制實施後的香港時,才會說「讓那裏馬照跑、舞照跳,保留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因為賭馬和舞廳,在當時候的大陸並不存在。

那麼,港人平日講粵還是講普,寫繁還是寫簡,跟「資本主義生活方式」有什麼關係呢?沒有關係。不論過去還是現在,社會主義的大陸也有人平日講粵語,練書法時寫繁體,所以粵普和繁簡的應用,根本不是姓資姓社的問題。退一步來說,第五條用某人的解法,是「原有的生活方式」不變,港人講什麼話,用繁或用簡,回歸前可以自由選擇,現在也是可以自由選擇,所謂「不容孫中山的母語」,從何談起?

當然,有些人要把「廣東話和繁體字」跟一國兩制拉埋來講,或者是要使其成為香港的教學語言,並要「五十年不變」,正如反對派透過炒作粵普之爭,反對「普教中」一樣。然而,劉信之前已說得很清楚,《基本法》第一三六條已賦予港府教學語言的制定權。若是有人認為,「廣東話和繁體字」作為教學語言要「五十年不變」,豈不是無視《基本法》第一三六條的立法原意乎?

至於劉信在之前提到《基本法》第九條只是確定了中文和英文是正式語文,沒硬性規定講哪種話,是指你無論講普通話,還是哪一種漢語方言,寫繁體還是簡體,也被視作正式語文。先不理為何有人要把第九條的「正式語文」竄改成「法定語文」,人家明明已清楚地指出,不論是粵語還是圍頭話,都有正式語文地位,為何要視而不見呢?

最後,孫中山是香山縣翠亨村人(今廣東中山市),但是他的祖籍是東莞縣上沙鄉,所以他的母語,很有可能是東莞話,又或者是翠亨白話。兩種次方言在音韻和詞匯上,都跟港人慣用的港式粵語,有着頗多差異。另外,孫中山雖然懂得說廣府話,但是明顯有着中山石歧口音。有人無故假定孫中山的母語是廣府話,確是莫名奇妙。更重要是,現時容不下廣東其他方言和口音的,不是所謂一國兩制,似乎是香港人自己啊﹗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