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英《答學生問:郊野公園面面觀》

較早時大概是考試即將來臨,大專院校的同學要做功課、寫論文,陸續來向我提有關郊野公園的問題。先後零碎地給他們作答,以下把答案稍為整理一下,與大家分享。

一、郊野公園的生態價值是怎樣的?

香港的郊野公園是一個整體系統,包含高低海拔、不同土質、或濕或乾的多元地理環境,幾乎不論甚麼習性的動植物都有處棲身,眾多郊野公園加起來的功能等於世界各國的國家公園,多元的生態組合構成存護「生物多樣性」的基地,這就是香港郊野公園的生態價值。

另外必須指出:香港的郊野公園也是眾多市民的康樂場地,公開而免費,讓任何人尤其是住在擠逼空間的基層市民,可以用極低的交通費去到遼闊的空間舒暢心情,「叉完電再返工」,提高香港整體生產力。郊野公園的康樂價值對香港來說是無價寶。

二、你認為政府所指的「生態價值指標」是甚麼?

香港郊野公園的價值包括生態價值,重點在其整體性,割裂地看個別地段的所謂「生態價值指標」是失焦的,廣闊空間和多元生態的組合才是郊野公園總體價值所在。

三、以郊野公園(政府立法保育的土地)與可發展土地的面積比例看,香港與其他已發展城市/地區/國家如何比較?其排位是高或是低?

這個題目有個前設:「香港不可以比人家好」,這是十分不恰當的,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可以而且應該在眾多方面達到「世界第一」水平。郊野公園就是其中一個「世界第一」,是各國人士最欣賞香港的地方,其他城市想學我們多些郊野公園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是香港的獨特優勢,我們這個優勢必須保持。

給大家參考:倫敦現正努力爭取成為「國家公園城市」(註 1),而我們香港早就已經是了,至於紐約大吹大擂的中央公園,與我們郊野公園比是小巫見大巫。郊野公園是香港的驕傲,不怕是世界第一。

四、香港的居住環境擠逼是否與比例過高的郊野公園有關?

絕對無關,直到二零四三年興建公屋所需用地少於粉嶺高爾夫球場的面積!以下摘錄「綠色和平」的文字:「將經濟、基建與社區設施用地七除八扣,與劏房戶最息息相關的 4.3 萬個公屋單位,只奠基於不足三個維園大小的 49 公頃。49 公頃,到底是甚麼概念?政府以千元地價批出、二千多名權貴會員雲集的粉嶺高爾夫球場:面積約 170 公頃。」(註 2)

而且放眼新界,到處都是地,沒有需要去郊野公園搞破壞,還要注意一點:只有豪宅才會建在相對偏遠和主要是山地的郊野公園。

五、一旦開發郊野公園,是否能解決香港居住環境擠逼的問題?

這個問題不成立,見前題,開發棕地等多個其他方法足以不必入侵郊野公園而解決公屋土地需求。

  • 棕土面積超過 1000 公頃(來源:立場新聞、本土研究社,註 3)
    o 180516 b1a

六、你曾於公開場合指,香港應先發展其他平地,如棕地及高爾夫球場等,但上述兩者均需時間收地,故有人建議以填海的方式來獲取土地。您對此有何看法?

填海何嘗不需要極長時間,填海之餘還要建橋修路等,成本高,而且甚至需要更長的時間。我們很容易給人洗了腦,為甚麼不問:屋應該建在地上,何以硬要建在海上?

七、樹林佔高爾夫球場面積超過 40%,球場同樣亦是不少動物的棲息地。開發高爾夫球場同樣都會破壞生態,為何就建議開發高球場,而不能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

全香港的樹林都一樣有生態價值,不只是粉嶺高爾夫球場。開發高球只影響二千人,開發郊野公園則影響所有人。

八、外國有不少國家開發郊野公園建屋,你認為香港在郊野公園建屋的可能性有多大?

香港人應該獨立思考,人家做的壞事我們不應該學。當全香港的鄉郊土地都建了屋,最後才可考慮郊野公園,不過到了那個地步,香港應該早已不宜居了。

九、一旦開發郊野公園,對生態會造成怎樣的破壞?

不想答,那時香港已經不宜居了。

十、部分集水區及水塘位於郊野公園的範圍內,若開發郊野公園,是否會污染水源?

食水是人類最基本的生存條件,絕對不容破壞。在水塘和集水區建屋,一則污染食水,二則降低遭逢旱災時香港的生存能力。集水區和水塘是香港的命脈,不可損傷。

註 1:Mayor of London: London National Park City 

註 2:「土地大辯論展開,拆解 5 大荒謬位」,綠色和平,2018 年 4 月 26 日。

註 3:「《棕跡》發展應「棕地優先」棄盲搶綠地」,立場新聞,2015 年 12 月 2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