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煌《罪犯人權之四︰懲戒與教育》

前文:


監獄被賦權,將行為偏離法律規範的人隔離。懲戒,是當下為過去犯下重罪付出代價!教育,則是展望將來,創造生機。香港民主人仕指責懲教署「只懲不教」。對此,本人實不敢苟同。

2017 年 12 月 13 日,本人參加了壁屋懲教所舉辦的、主題為「篤志好學.與時並進」的證書頒發典禮,見證了一群在囚學子的成功時刻,見證懲教署的教育成果。懲教署為年輕在囚人士提供正規教育課程的同時,盡量協助成年在囚人士利用工餘時間修讀遙距課程。2017 年懲教學生投考公開試的整體合格率有 66.1%,六名考獲學士學位,二名考獲碩士學位。其中,有二名在囚人士考獲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經濟科 5 級的佳績,當中一名在囚人士更考獲六科共 21 分。在過去五年中,共有十五名在囚人士取得四個碩士學位及十二個學士學位。

證書頒發典禮上,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生故事,感動全場,場面十分溫韾。因此,我想民主人仕的指控「懲教署制度各方面都有不足,只會增加在囚人士的仇恨,不利更生」可不攻而破!

據我所知,懲教署為在囚人士提供心理輔導、心理評估及治療小組,以加強在囚人士的精神健康及對院所的心理適應,以及改變他們的犯罪行為。2016 年提供約三萬次心理輔導。

懲教署網頁 2016 統計資料亦告訴市民大眾,懲教署為指定的更生人士作法定監管。2016 年約一千八百在囚人士接受法定監管,懲教人員為他們提供約五萬四千次晤談及探訪,以協助他們更生。十個監管計劃當中,除了戒毒所及教導所外,其餘八個監管計劃的成功率達 90% 以上,而其中四個更達 100%。

簡而言之,懲教署的教化工作由在囚人士進入院所服刑時已經開始,始於工作安排。軍裝職員角色不是懲罰者,而是教導者,配合心理輔導、教育及釋後監管,讓在囚人士改過自新。

至於職業訓練方面,懲教署為在囚人士提供工作機會並安排他們從事有實效有意義的工作。透過提供基本的行業技能訓練和實際的工作環境,協助他們養成良好的工作習慣,建立健康的生活模式,培養責任感,以及學習與人共事之道,從而提升他們的就業能力,幫助他們重建新生。2017 年,每天平均有四千五百二十九名在囚人士在懲教院所轄下約一百三十多個工場從事不同類別的生產工作。同年,懲教署更透過引入電腦化生産設施,如繪圖設計軟件、數碼化裁切機械和國際標準的測試器材等,提高生産力和讓在囚人仕學習與時並進的技能和通用知識,包括品質管理及職安健的法規等,提升他們日後在不同範疇的就業技能,重新融入社會。懲教署會因應院所的運作及保安情況,安排市場導向及適時的職業訓練課程。在 2017-18 年度,有四十項市場導向職業訓練課程提供超過一千四百個名額給成年在囚人士。2017 新開辦課程有裝修水喉工及寵物褓母基礎證書班。今年,將新增裝修地板工及裝修電腦繪圖基礎證書班。全部課程均由多個本地培訓機構協辦,並獲資歷架構或市場認證,以便更生人士就業及日後報讀銜接或進階課程。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所有青少年在囚人士均被安排接受職業訓練,在 2017-18 年度共有二十項職業訓練課程。去年職業訓練的考試整體合格率為 97.4%(成年人為 99.1%,青少年為 93.7%)。他們於獲釋後完成六個月就業跟進期的就業率,分別為 79.7% 及 90%。事實又再一次告訴我們,有關懲教署「工種與社會脫節,職訓華而不實」是謠傳。我認為,懲教署為在囚仕提供的教育是「與時並進」的。

此外,懲教署與非政府機構、學者、義工、商界/僱主等社會各界舉辦不同形式活動,包括非政府機構論壇、就業研討會、「正能量」地圖及視像職業招聘會等,為在囚及更生人士創造更生機會,並鼓勵社會大眾支持、接納他們重返社會。

懲教署不斷與各界持份者攜手創造更生機會,防止他們再進入犯罪的循環,盡快重返及融入社會。學術研究及再犯率數據亦顯示,更生工作成果在懲教署及社會各界共同努力下,香港的再犯率大幅下降。以獲釋年份計,由 2000 年的 39.9%,大幅下降至 2014 年的 25.9%。香港城市大學發表研究,顯示懲教署透過推行更生和社區教育工作,五年內(2012 至 2016)可節省的社會犯罪成本共 743 億元。

懲教署,加油!

  • 丁煌,執業大律師、經民聯成員、亞太聯盟總商會總法律顧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城市智庫成員、西九新動力專家顧問(法律)、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新經濟專責小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