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仁《綠營「拔管」現形記》

前文:


寫管中閔真的很累,我自己都不想再繼續寫這件事,不過民進黨實在太過份。雖然管中閔本人呼籲莫再自陷於「挺管」或「反管」等標籤,但此事已經變成藍與綠的爭持。何況這件事不單是藍是綠,而是民進黨把自己當年提倡的大學自治一手破壞。

台大挺管的師生在五月四日舉辦一個「新五四運動」,當日人不算多,所發揮的能量亦不算大。不過當日有反管的學生鬧場,還「疑似被打」,但極速被網路起底是刻意前往鬧場,其公開留言還顯示「疑似收錢」,結果該學生就該公開留言致歉,此事極速落幕。在幾天之後,台灣大學收到教育部的正式公文,公文未明確寫出「准」或「駁」字眼,也未提管中閔是否可再參加遴選,只是要遴委會注意管中閔的「違法兼職」。有分析認為,未明確寫出「准」或「駁」是因為要封殺台大與管中閔行政訴訟上訴的權利,因為政府有機會敗訴。

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公開質疑,許多政務官是向學校借調的,也是在學校同意前就已入閣,一樣都是事後同意,質疑現政府有兩套標準。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反駁,從學校借調到行政機關,與管案不同。他搬出「公立各級學校專任教師兼職處理原則」,其中第十條如此規定。筆者翻查該原則第十條,原文是「未兼任行政職務教師至… 與學校建立產學合作關係之營利事業機構或團體… 兼職… 期間超過半年者,學校應與教師兼職機構訂定契約,並依兼職態樣及實際情況訂定回饋機制。」

行政院所緊咬的是,在去年六月時台大與台灣大哥大未建立產學合作關係,所以管中閔六月當選、八月去開會的行為是違法,加上管在校長遴選時沒有公開獨董資訊,而台灣大哥大董事蔡明興是遴選委員云云。

但問題是,台灣大哥大與台大的確在後來建立產學合作關係,並且對管中閔的行為成功追認,那到底違法與否?如果真的違法,民進黨政府為何不控告管中閔?把管中閔打進司法泥沼之中,不也是立即把輿論風向逆轉嗎?因為民進黨政府知道一提告,全台大學立即會風聲鶴唳,無論藍色還是綠色的兼職獨董的大學教授立即中箭,而且會影響台灣很多上市公司,所以教育部的公文避重就輕。

台大在五月十二日舉行臨時校務會議,最後通過決議,要教育部依大學法等規定,盡速發聘給財金系教授管中閔,校方必要時可尋求救濟;而前副總統呂秀蓮與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共同以「不是挺管,是挺法治」為題,各自發表聲明,要教育部尊重台大決議,依照遴選結果委任台大校長。張善政在聲明中說,自己是台灣大哥大公司的法人董事,提出這樣的說話會受人質疑,而呂秀蓮則是美麗島世代,又是民進黨內的孤鳥。

此話一出就引來幾個民進黨立委的反擊,例如有人說,呂秀蓮沒有戴老花眼鏡;要選台北市長的立委姚文智說,「台大就等如是 101 大樓,妳可以接受台北 101 大樓是違建嗎?」

不過,筆者就想以 101 大樓來比喻教育部長,以此回敬姚立委:教育部長吳茂昆背著東華大學,拿大學的專利去外國申請公司,其太太又疑似收受該公司股東的轉贈資產,更不論吳茂昆在國科會主委任內被民間軍企聘用的事件仍未完全解決。如果管中閔的爭議是違建,那麼吳茂昆根本就是危樓,那麼姚立委,你可以接受台北 101 大樓是危樓嗎?

參與校務會議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認為,管中閔他自己要出來打官司,台大沒有必要為管老師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台大是台大,管老師是管老師」。那麼,當年「自由之愛」活動,若講出「台大是台大,李文忠是李文忠」這樣的話,會發生甚麼事?更何況 2014 反服貿,鄭教授不也是跳出來一起參與,後來加入時代力量去選 2016 不分區立委嗎?

筆者聽聞,卡管拔管的事是「新潮流系」在背後的傑作。難怪現在傳聞當日屬於「正國會系」下屬的潘文忠不願意拔管。就算是綠營,不少人也私下表示就算管中閔違法也應該「先聘任後提告」,現在「DQ」管中閔,只是突顯綠營輸不起的醜態,對比起 2004 年連宋的輸不起,實在不相伯仲。

其實民進黨輸不起而 DQ 別人,並不是第一次,之前亦曾出現,但之前的有法可依(雖然很難看),但今次卻是法無可依。

卡管這盤棋,潘文忠已經將之走成只有棄子求生才能解套的破局,誰知吳茂昆接手後不願意棄子,繼續堅持走下去,下手拔管,令落後的局面繼續拉大。就算管中閔有爭議,經此一役之後,只會幫了管中閔樹立社會聲望。今次台大拔管的問題,亦把台大隱藏著的綠色教授與學生們引出前台,顯示民進黨立委昨是今非的醜態,更顯示這些人只為「(民進)黨、(台灣共和)國」服務,並不以台大的未來作大前提,只把「黨國」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真的很醜陋。

  • 蘇景仁, 網上電台主持, 長期關注港台政治動態, 對中日歷史略有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