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馬龍和馬星原》

馬龍在尖沙咀商務印書館開水墨畫展,題為「攬古浮光」,我去幫忙剪綵。我和馬龍的認識,有段「故」。

1984 年大學畢業,我去了一家出版社做編輯,因著這個緣故,成為《天天日報》的專欄作者。某一天,我到報社編輯部去,遇到在美術部工作的馬龍。當時中英談判結束不久,政治漫畫方興未艾,馬龍和尊子等高手聲名鵲起,以幽默的筆觸把老百姓從政治的鬱悶中拯救出來,各大報刊都爭相延聘。我問馬龍,認識一位叫某某的漫畫家嗎?他的畫風與你很相近。想不到他回答說:他也是我,不同的筆名而已。他還教路:筆法容易改變,但要改變字體則較難;政治漫畫要寫字,要看誰是誰,看其字體便容易辦了。

馬龍當然忘記了這段小插曲也忘了我這個小伙子。歲月悠悠,想不到幾十年後又再相會。

每年歲晚,維園的年宵市場都有支聯會的攤檔;每年,都有馬龍和尊子坐鎮,為市民即席繪畫人像畫,為支聯會籌款。

幾年前,我加入幫忙,負責寫揮春籌款。我和馬龍再度相逢,有時他送我畫,我送他揮春,一書一畫,以留紀念。我的書法業餘過業餘,屬玩票性質,而他的畫是專業水準,以物易物,當然是他吃虧了!

很多年前,不知是華叔還是張文光的年代,教協曾經印製一幅年畫送給數以萬計的會員,很受歡迎。於是我也想依樣畫葫蘆,便邀請馬龍作畫。馬龍畫了一畫古意盎然的水墨畫,有高山流水,有花香,有簡樸的書齋,彷彿也有朗朗的書聲。如今,原畫高掛在我的辦公室,為繁亂的案頭補償一點風雅。

是的,馬龍並非獨沽一味只畫政治漫畫,也非只用硬筆,他也用毛筆以水墨作畫,近這幾年我去過他幾次畫展。水墨畫與政治漫畫不同,不潑辣,且帶有幾分禪意,不少靈感來自古詩詞,自然脫俗。

這一回,馬龍採用了另一個筆名馬星原,大概是筆名也有分工吧:馬龍是政治漫畫,馬星原則是水墨畫。而據我所知,馬龍也好,馬星原也好,他本人並不姓馬。

  • 原載:《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