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少札記《政治通姦》

《明報》即時新聞:拒回覆委員會要求,周浩鼎:不會回應;李慧琼:或成政治審訊,盼客觀處理

政治審訊周浩鼎?這都講得出口,簡直是侮辱市民的智慧。

姑勿論梁振英 UGL 事件有沒有干犯刑事罪行,獨立委員會都成立了來調查,梁振英根本就不能私下聯繫委員進行游說,委員也不應接受他的游說而做出任何舉措,這些舉措在觀感上使人覺得偏頗,已經不行,構成實際的偏頗就更加嚴重。梁振英可以直接向委員會提供資料,也有權游說委員會形成某些看法,但不應該私通個別委員。

恕我講得難聽但率直,他這樣叫做政治通姦,虧李慧琼說得出口,說成是政治審訊。梁振英當初信誓旦旦,現在不合作,讓我聯想到曾蔭權案,手法如出一轍。連周浩鼎對委員會要求他解釋,也置若罔聞,不難使我再聯想,其實他跟梁振英有默契,一起對委員會置之不理,這就是政治上再通姦了。

許智峯搶女 EO 手機,我罵民主黨護短,相比於周浩鼎,許智峯搶手機只冒犯欺凌了一位女性,他狡辯後都不再吭聲,願意接受立法會制裁;雖然明知沒有足夠票數制裁他,畢竟還要面對刑事檢控的後果。周浩鼎卻利用自己身為委員會副主席的身分來行事(未辭去副主席的身分之前),冒犯蒙騙的是全港市民,性質及廣泛性都比許智峯的行為嚴重。

政治就是這樣淪落,政黨都淪為狗黨,狺狺而吠,還敢叫人客觀評價。我自問不黨不群,我就覺得民建聯包庇周浩鼎比民主黨維護許智峯,給人的觀感核突得多了,所以論政好過參政,參政就難免要埋沒良心地淪落。